cat1208 / 自如集 / 9年后,我還是沒有跑出去 | 震后余生

0 0

   

9年后,我還是沒有跑出去 | 震后余生

2017-08-10  cat1208

  Sayings:

  今天的故事,來自 9 年前經歷了汶川大地震后幸存下來的人。

  昨晚,九寨溝發生了 7.0 級地震。無數人和我一樣,想起了 9 年前的汶川。

  截至今天下午 1 點,九寨溝地震已造成 19 人遇難,247 人受傷。網上有條信息戳到了很多人:


  在今天的故事里,一些經受過劫難的人,講述了他們的感受和這些年的變化。

  一個讀者的十多個親人被埋在青川的廢墟,今天回家路上,她看到進出九寨溝的應急救援車,恍如隔世。

  知乎上有個匿名回答,刪掉了關于汶川地震的回憶,只留下一句話,大意是說:

  為什么他第 8 年這么難受?因為這一年,他 24 歲了,以一種理想的方式邁入了人生新階段。而有人卻再也看不到了。

  災難也讓人更懂珍惜、更加勇敢。一個當時上高中的男孩看到有個姑娘在操場上給人送水、蓋被子,覺得她真善良,想娶她。現在他們的寶寶一歲了。

  在生死面前,所有的失去和得到,都更直接地關于人,關于人和人之間的情義。

  地震來時,或許你不在現場。但得知消息的人,都會在第一時間想到某個人。想到有個電話必須要打。

  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機會,去發現已有的平凡的一切,并不平凡。

  對經歷失去的人來說,他們不得不在巨大的廢墟上重建內心秩序。背負過去,繼續自己的劫后余生。

  災難突然,余生漫長。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九年了,劫后余生的你如今過得怎么樣?

  作者:新世相的讀者和朋友們

  “當時我就想娶她”

  @陳大超 | 16歲—25歲,重慶-重慶

  08 年我上高一,汶川地震時,全校師生晚上都在足球場睡覺。夜里我起來了兩次,看見一個女孩兒不是在給人杯里添水,就是在幫別人蓋好被子。我當時就想,這姑娘真善良啊,要是哪天我能娶她就好了。

  去年年初,我們結婚了。上個月寶寶剛滿一歲。


  “地震中我朝他宿舍走去,當時以為我們以后一定會結婚”

  @Carmen Z | 21 歲-29 歲,西安—深圳

  512 那年我大三,余震中從床上驚醒,沒戴眼鏡就往樓下跑。忽然很想給同校的初戀男友打電話,但沒帶手機,干脆就往他宿舍走。走著走著,在半路遇到了彼此,那時我想,我們一定會結婚的。后來我做了兩條紅色的手鏈,我們倆一直戴著,戴到我們分手。

  現在我在深圳,前幾天他來出差,我們剛一起吃了飯。他今年四月結了婚,祝他幸福。


  “我們給他起外號,害他扣工資,他卻把命給了我們”

  @今天 | 16 歲-25 歲,四川綿竹-北京

  那年我們都是 16 歲,叛逆無知,受不了數學老師的嚴厲,就在背后給他取外號,多次跟教導主任舉報他,還故意做錯事,讓他被扣工資。

  汶川地震那天他保護了我們。我們全班 52 個人全部幸免于難。而他卻永遠留在了 45 歲。他沒有帶走美好回憶,我們一直把懺悔保留心底。

  “同學的爸媽看著我說,都長這么大了”

  @南煙EASON | 12 歲-21 歲,四川成都-浙江杭州

  那年,我六年級,我活著,很多同學不在了。現在我上大學,每次回家遇到那些同學的家長,他們都把我拉住,上下看個遍,“都長這么大了”。

  “我退役后,他發來了穿軍裝的照片”

  @藍調 | 19 歲—28 歲,都江堰—東營

  我是參加過 5.12 抗震救災的老兵,那年我才 19 歲,去災區之前,寫了遺書。

  我們是第一批進災區的部隊。當時我幫助了一個小男孩。見到他時,他正和弟弟一邊哭一邊用手挖廢墟里的爸媽。我們救回了他爸,他媽媽卻停止了呼吸。那個男孩抱著媽媽哭得撕心裂肺。

  他叫我“解放軍叔叔”,雖然我只比他大 6 歲。他說,等長大了也要當兵,到我所在的部隊找我,做我的戰友。我說當兵也不一定能來到我的部隊啊,說不定那時我已經退伍了。他說不要緊,我想當兵,是想成為像你一樣的人!

  2013 年,已經退役的我收到他的一張照片,他穿著 07 式春秋常服,英姿颯爽。

  “現在它還在我身邊,提醒我不要混日子”

  @櫻桃 | 21 歲—30 歲,汶川—北京

  我在汶川上大學,學畫畫。地震時正在畫畫,跑的時候除了畫板什么都沒拿,邊跑頭上的隔熱層邊往下掉。整個世界都是泥土,拉著手也看不見對方,好像要被活埋了一樣。大家滿臉都是泥,每個人都在哭。

  還好,如今一起下樓的人都好好地活著,結婚生子,但那種泥土的腥味我現在都還記得。現在每一次和朋友道別,我都會用力擁抱他們。每年的5月12日,我都會提醒自己又多活了一年。

  以前我一直想考到北京,因為家人和朋友才留在汶川讀大學。地震讓我徹底改變了混日子的想法。后來我去北京工作了兩三年,回到了最初自己最喜歡的畫畫上。當年地震時拿下來的畫板,我一直留到了現在。


  “13 歲,我對死亡最直觀的感受就是鞭炮聲”

  @Eva | 13 歲-22 歲,都江堰-成都

  聽到九寨溝地震的消息,第一反應是“又地震了“。

  2008年5月12日下午14點28分04秒,是我一生記得最清晰的時間。躲到課桌底下時我還在跟同桌疑惑著嬉笑,感覺此刻自己在經歷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從四樓下到操場,所有同學都還在嘰嘰喳喳地討論。直到另一棟樓的濃煙彌漫過來,一些老師要么破了膝蓋,要么砸了腦袋,鮮血淋漓地走過來,我們才意識到原來死亡這么這么近。

  另一棟樓死了很多人。晚上,在臨時帳篷里,我聽到學校傳來一陣又一陣的鞭炮聲。在廢墟里掏人的時候,掏出來的是活人,就送去就醫,死人就鳴炮。13 歲,我對死亡最直觀的感受就是“鞭炮聲”。


  這張照片是地震前學校召開的運動會。地震后,這里堆滿了尸體。

  親戚家的哥哥姐姐沒能逃過這場災難。我不敢參加他們的葬禮,不敢面對他們的家人。我有種深深的罪惡感,因為他們死了,我還活著。

  我做過很長一段噩夢,那些夢整日整夜的糾纏我,夢里我和哥哥姐姐們上一秒還在做游戲,下一秒他們就告訴我自己好痛苦。

  劫后余生,對于逝者是躲不掉的劫難,對于我是漫長的余生。

  08 年前后發生了很多事、外婆去世、地震、母親突然昏迷住院,這一系列的事,讓自己想要學醫、至少做點有用的事,如今我在醫院工作。生活實在太忙碌了,該面對的還得面對,沒有精力每一次都傷感。只是每次想起,都會覺得生命很脆弱。


  “錢很重要,有車很重要,但別害人”

  @貓小劉 | 16 歲-25 歲,四川綿竹-四川成都

  昨天九寨溝地震,我第一反應居然是想到我家的貓,08 年地震那天她跑了,隔了一個月,又回來找我們,之后就再也沒離開過。9 年了,如今它還在老家生活,牙齒都要掉了。

  那時我高二,學校停課,我們小區樓到處是裂縫,只能住地震棚戶。我每晚在空地上和喜歡的男生發短息,打電話。在悶熱中看完了紅樓夢。在路燈下看書復習。用白天曬暖的水洗澡。后面的苦難都沒超過這些經歷,也沒能感受這樣的溫暖。從那以后覺得,“好好活在每一天”真的不是隨便說說。

  整個夏天,我見過太多爭搶救災資源的人。但有一個大姐,自己掏錢給大家煮了鍋紅燒牛肉,每天早上煮好雞蛋放到我桌子邊。

  別人說她有點精神疾病,可我覺得她比我見到的任何一個小區居民都正常。災難讓我學會,錢很重要,有車很重要,它們可以救命,靠自己也很重要,但別為了利益害人。

  “我逃跑的時候,忘了叫上媽媽”

  @八月 | 13歲-22歲,四川萬源-四川西昌

  08 年我 13 歲,在四川讀初一。那時我剛起床,我媽還在睡覺。地震發生時,我下意識往樓下跑,沒有拉我媽。剛跑到樓下就反應過來,媽媽還在樓上。心里一驚,趕緊往回跑,剛到一樓樓梯口時,媽媽已經下來了。

  我們都沒什么事,但到現在還是很愧疚。我從沒跟媽媽說過,她現在肯定早就不記得這事了吧,我卻一直耿耿于懷。

  “他朝著西南方跪下,全操場的人都哭著跪下了”

  @長頸鹿 | 20 歲-29 歲


  師兄是學院足球隊的隊長,他父親和弟弟在汶川地震里失蹤了,之后幾天,校足球賽決賽,我們學院對另一個學院。他進球之后,朝著西南方向跪下,然后全操場的人都跟著哭著跪下了。

  后來學院自發組織文化衫義賣,很多同學趕來捐款,一邊哭一邊掏錢,有的把錢留下就走。義賣的同學說,那些天真的可以哭很多次。

  我們學的就是地理相關的專業,那個學長后來讀了博,去了中科院地理所工作。聽說已經結婚生子。九年了,想起這些往事還是哽咽。

  “我的媽媽回來了,他的爸爸沒有”

  @王子 | 15 歲-24 歲,汶川-深圳

  9 年前地震那幾天媽媽回汶川娘家探親,失聯 3 天。爸爸反復給她打電話都沒通。他手機從不離手,三天后,終于接到一個陌生電話,是媽媽的聲音。爸爸的反應我記不清了,只記得他放下手機,在沙發上整整睡了兩天一夜。

  那天和我一起沖下樓的男孩,他爸爸沒有回來。我只記得他請假走的那天,神情麻木地收拾書本,兩眼空洞,一聲不響地走出去。陽光打在他身上,但他今生算是不會笑了。

  如果我媽媽真的回不來了,我會恨死那個挑剔飯菜、老擺臉色,從來沒對她說聲“我離不開你”的自己。我至今沒辦法去四川旅游。那些美食和快樂的人們還不足以沖刷掉這種恐懼。我總擔心,那邊的山會不會吞掉自己,吞掉自己愛的人。


  火車站的合照。地震之后,不管家里誰出門,媽媽都會送到火車站

  “最怕如果我死了,我喜歡的那個人,他還不知道我喜歡他”

  @小七 | 16 歲-25 歲,四川成都-四川德陽

  08 年汶川地震時我在成都。當時上數學課,跑下樓時,腳踩下去是虛的。當時心里閃過一個想法:如果我死了,我喜歡的那個人,他還不知道我喜歡他。

  9 年后的今天,我剛和他在微信上說了沒兩句,他還是老樣子,不怎么理我。我也還是老樣子,沒有長進呢。

  “九年了,我以為自己不怕了,可昨天地震是又嚇得忘了跑”

  @姍姍 | 10 歲-19 歲,北川—遼寧

  2008 年我 10 歲,在北川上小學。5·12 那天,教室的屋頂垮掉了,落下的東西砸到我身上,在胸口留了一個疤。我只記得逃出來當時天特別灰暗,大部分人都在哭。大家都很害怕,可都依然安慰著旁邊的人。

  后來我上初中的學校,有很多同學失去了父母,很多老師失去了子女。別人都說我命大。

  從綿陽回北川必經“遼寧大道”,這是遼寧援建的一條路,是我回家的路。所以我高考填志愿時選了遼寧的學校,現在馬上大二了。

  九年了,胸前那個疤痕一直都在,我以為心理上的疤早就沒了,自己不害怕了,可昨晚九寨溝地震時我躺在床上,突然搖得很厲害,怕得我都忘了跑。回過神來,心里還是很難受。

  可人生啦,總會給你留下一些什么,經歷也好,傷痕也好,讓你余生都帶著它去生活。

  我的十多個親人長眠青川,回家路上看到進出九寨溝的應急救援車,恍若隔世

  @凌晨十四點 | 9 歲-18 歲,四川青川-山東

  08 年地震,我被預制板埋在家里,母親用門框翹起預制板,我才活著爬出來。我的十多位親人長眠在那座山里。

  我的傷不嚴重,但吃什么吐什么,就連藥喝下。后來我變得敏感、神經質,在別人看來微不足道的小事,可能就是壓垮我情緒的最后一跟稻草。有陣子,在考試的壓力下,一個半月的平均睡眠時間不足五小時,跟舍友的一次小矛盾讓我一個人默默哭了半小時,哭到哭不出來之后,拿起筆繼續復習。

  今天,我坐車回青川,一邊回憶這些,一邊路上看到的都是進出九寨溝的應急救援車,恍如隔世。時間這么快,我希望那些剛剛經歷過劫后余生的人都能很快走出來,好好活下去,不辜負這第二次生命。有不開心的,一定要說出來,時間會沖淡,不忘記就好。

  現在我其他的親人都好好的,我也開始了新的篇章。我告訴自己要走出去,不能被抑郁這只“黑狗”吞噬。我還有很多人,很多事,不能倒下,要活著。

  我終究會變得更加強大,生活一定會更加令人愉悅的。


  最后一個故事發生在昨天的地震中。一對 30 多歲的武漢夫婦帶著孩子在九寨溝旅游,大巴被落下來的巨石砸中。母親當場身亡,父親在最后把六年級的孩子推出了車窗。

  又是一個余生的故事。

  要活下去,沒有別的辦法。

  晚禱時刻:

  和你一起經歷 2008 年的人,他們現在還好嗎?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vr赛车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