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竹456 / l醫學 / 百家爭鳴:莊子與惠施

0 0

   

百家爭鳴:莊子與惠施

2018-07-18  冬竹456


莊子有著豁達的心境,視富貴榮華有如敝屣。他超然脫俗的情趣與品格,自然會在普通人群中顯得特立獨行。“以天下為沉濁,不可與莊語”。天下之人都在為了自己的欲望奔波忙碌,蠅營狗茍,誰又真正能理解莊子的所思所想呢?


既然是這樣,就只好“獨與天地精神往來”了。像莊子這樣絕頂智慧,徹悟淵博的人,想找個能跟他聊天的人實在是難上加難,更別說知己了。所以莊子平常能夠談得來的朋友,就只有一個,他的名字叫惠施。


惠施就是惠子,也是宋國人,是當時著名的政治家、哲學家,同時又是名家的“合同異說”的代表人物。關于名家我們之后會講到,在這我們先不展開講。


惠施曾擔任魏國宰相長達十二年,與莊子是至交,兩人也經常在一起辯論,可以說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莊子曾經評價惠施很有學問,讀過的書能裝滿五大車。這也便是成語“學富五車”的由來了。



話說有一年,魏國的宰相死了,魏王急忙召見惠施。惠施接到詔令后,是日夜兼程直奔魏國的都城大梁,可就在惠施急急趕路的時候,被一條大河攔住了去路。


惠施心里著急,是趕路心切,竟然一不小心失足落水了。幸好有個船家趕來,將他從水中救起,方才保住了性命。


船家看到惠施狼狽的樣子,開口問道:“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讓你這么著急,不等船來你就過河?況且,況且你還不會游水。”


惠施趕忙回答道:“我,我當然急啊,我要趕到魏國去做宰相。”


船家一聽,覺得十分地好笑,再瞧瞧惠施像個落湯雞似的魂不守舍,臉上露出了鄙視的神情:“你莫是在誑我吧?像你這樣連鳧水都不會的人,能做宰相嗎?”


惠施聽了船家這番話,十分客氣地回答道:“船家,莫要小看人。要說劃船、鳧水,我當然比不上你;可是要論治理國家、安定社會,恐怕你我就沒有辦法相比了。如果一定要比,那我好比是你這手中的槳,你就好比這腳下的船,船再大,沒有槳,你向哪一個方向劃啊?”惠施的一番話,竟把這船家說得是啞口無言。


由此可見,這惠施的辯才絕非一般。



話說一次,莊子和惠施在濠水橋上游覽風光。莊子開口道:“你瞧那水中的魚,游得是多么的悠閑自在啊,這真是魚的快樂啊!”


一旁的惠施開口說道:“你不是這魚,怎么知道這魚是快樂的呢?”


莊子回答道:“你也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曉得這魚的快樂呢?”


惠子開口辯道:“我不是你,正如你不是魚,所以我不知道你,你自然也不知道魚,這是可以肯定的。”


見到無法占據上風,莊子隨口詭辯道:“你一開始問我‘你怎么知道魚是快樂的’,言下之意就是,你知道我知道魚的快樂,所以你才這么問我的。那么現在我就回答你這個問題好了,我是在這濠水橋上知道的。”


這段故事雖然繞口,但辯論卻是極其精彩的,如果單從邏輯上來講,惠施要更勝一籌。不過從問題的角度上來說,無疑莊子的思想更加靈活跳躍,與他逍遙浪漫的特質頗為相符。


雖然惠施這個人同樣的絕頂聰慧,學識淵博,但與莊子比起來,始終少了一份豁達的心胸。



一次,莊子到魏國去看望惠施,得到這個消息后,惠施身邊的人向惠施匯報道:“莊周平白無故地來到魏國,說是來看您,莫不是要替代您國相的位置吧?”惠施一聽,頓時是慌了手腳,趕忙派人到處打聽莊子的動向,在城內找了整整三天三夜。


莊子聽到這個消息后是哭笑不得啊,于是登門對惠施說道:“我聽說南方有一種鳥,名叫鹓鶵(yuān chú),它從南海出發,飛到北海,只在梧桐樹上停留歇息,只吃竹子的果實,只喝甘甜的泉水。而此時有一只貓頭鷹找到了一只腐爛的老鼠,正在準備吃的時候,看到鹓鶵從頭上飛過了,這只貓頭鷹生怕鹓鶵搶了它的老鼠,于是仰起頭來,向它發出恐嚇的叫聲。你現在是不是也想這么嚇我啊?”


聽到莊子講完這個故事,惠施慚愧地低下了頭,并且鞠躬謝罪了。


權力這種東西,有的人把他看做是天下最寶貴之物,而莊子卻把它看做是腐爛的老鼠,躲避尚且不及,何談去追求。這就好比是乞丐偶爾吃到一次香噴噴的雞腿,便覺得這天下最好吃的東西就是它了,他還會羨慕皇帝大臣天天都吃雞腿,殊不知皇帝每天吃的不是雞腿,而是珍饈美味。所以惠子怕莊子奪取他的相位,實在是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vr赛车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