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cot1975 / 悅讀 / 公共場合偷拍到底有多猖狂?攝像頭藏鞋里...

0 0

   

公共場合偷拍到底有多猖狂?攝像頭藏鞋里,隨時隨地拍裙底

2019-06-06  Apricot19...

近日,四川某男子在地鐵上偷拍女子裙底事件,引起輿論軒然大波。

視頻里的中年男人,在地鐵上腰板挺直,一副正襟危坐的樣子。不一會兒,他將手里的手機,對準了旁邊站立的女生裙底。為了避免被發現,還三番五次來回晃動。

這段視頻被曝光后,隨即登上微博熱搜,令人感到震驚的是偷拍者身份。

他是新華社旗下中國經濟信息社有限公司四川分社片區主任常某。目前,常某已被公司解聘,并被行政拘留7日,處以500元罰款。

生活中,類似的偷拍現象并非個案。像常主任這樣,一到夏天,道貌岸然,假裝淡定實施偷拍的人,委實不少。

防不勝防的街頭偷拍

夏天是個高危季節,你永遠不知哪個瞬間,就會有攝像頭伸進你的裙底。

無論是排隊等地鐵、乘電梯公交,還是坐動車...都有可能被偷拍。

公交站旁,一男子用站牌做掩護,悄悄蹲在女子身后,把手伸到女生裙底偷拍,當事人絲毫沒有察覺。

2019年元旦,在廣西動車上,一位男乘客趁女乘客睡著,把手機放在其裙下偷拍。

被發現并抓獲后,他不僅沒認錯,還說:“我已經結婚了,我拍就是覺得好玩。”該男子因不構成實質性傷害,只被拘留了三天。

除了公共交通,人流集中的公共場合,也是偷拍的高發地。

在體育場,一學生打扮的男孩,舉著手機對著背對他穿短裙的女生,明目張膽拍攝。

為了拍下裙底風光,偷拍者使出了渾身解數,隱匿在各種想象不到的地方。

電梯下、天橋下,井蓋下、甚至下水道中,都是他們的藏身之所,讓人防不勝防。

為了保證作案成功率,偷拍者還特別設計了許多偷拍設備。

偷拍鞋:

這類鞋子裝有特制微型攝像頭,用迷你無線遙控拍攝,使用方便。

  

只要以正常距離靠近女性,并把腳湊過去,即可偷拍裙底。

鞋的外表,跟普通運動鞋沒有區別,玄機就藏在網面中。

如果鞋上裝備的是廣角鏡頭,與女生并行,肩膀距離 2 拳左右,就能完成偷拍。

站在女生后方,在鞋面傾斜的情況下,相距1米也能偷拍到女性裙底!

拐杖:

這類偷拍器具,會把微型攝像頭裝備在拐杖底部。

在一根長型的拐杖,加入針孔攝像頭,改裝成了偷拍器,偷拍變得悄無聲息。

購物袋:

下圖中,男子右手拿著的購物袋,也是一個攝像頭。

他將袋子完全放進女事主的裙底,左手的相機取景,右手不停地動調整位置,拍照并錄下來。


以上設備都可以在網上買到。

為了包裝針孔攝像頭,商家還有各種精明的“偽裝”:手表、掛衣鉤、打火機、手提包...

專業偷拍者稱,用車鑰匙,鋼筆,內存卡等日常用品打掩護的偷拍設備,比媒體記者調查使用的更加先進。

在購物網站上搜索“微型攝像頭”,馬上會出現數十頁結果,文案關鍵詞抓人眼球,價格從100到500不等。

以一款價格139-399不等的迷你攝像頭為例,它的月銷量高達6500+。

這些攝像頭全部主打體積小、隱蔽性強、安裝簡易、超長待機。雖沒有明說,但幾乎就是為偷拍者量身打造。

|犯罪分子的手機

在我國,偷拍不是一件罕見的事情。每一年,關于偷拍的報道層出不窮,偷拍場景從地鐵、火車到商場無處不在,偷拍工具更是五花八門,讓女性防不勝防。

更令人憂心的是,從設備銷售到視頻流出,偷拍產業早已形成了完整鏈條。

偷拍已經成為產業鏈

大多數偷拍者拍的視頻并不是為了自娛自樂。在互聯網上,有一條成熟的路徑鏈條,可以將偷拍者的“成果”迅速轉化為收入。

為了保證效率,偷拍是團隊化運作。負責偷拍的人有男有女,年齡有老有少,

他們分工明確,男性主要負責公共場所的流動拍攝。而女性更多的是進入到商場試衣間、女廁所等場所,利用性別優勢,架設固定攝影器材進行拍攝。

拍到視頻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還會有專人剪輯,然后將視頻賣給專門收集這些視頻的“批發商”,他們被稱呼為“種爺”。

“種爺”是偷拍產業鏈中的關鍵環節,他們一方面從上游收集商品(偷拍照、偷拍視頻),一方面向下游進行分銷,算是中間商。

最主要的買主,是成人網站。

在歐美許多國家,色情產業都是合法的生意。以北美為例,2018年,某P字母打頭的成人網站,獨立訪客訪問量高達335億,日均訪問量已經破億。

它的盈利方式和主流視頻網站并無區別,即憑借巨大的流量,獲取廣告收入。

但這些盈利模式在中國行不通。于是在中國,成人網站主要的盈利方式是:通過免費內容吸引用戶進入,然后通過“特權”與專享內容,吸引用戶付費。

成人網站從“種爺”那里收購視頻時,會根據“質量”的高低為內容評級,支付相應報酬。

在清晰度能夠保證的情況下,如果拍到的女性漂亮、身材性感,或者偷拍到不穿絲襪等“大尺度”內容,就會被定義為精品。

這些精品內容,就是網站用來吸引用戶注冊、付費的重頭戲。

為了規避打擊,這些網站有時會打擦邊球的方式將自己包裝成看似“無害”的網站,比如“街拍xx站”。

該站名為街拍,實為偷拍。打開首頁,滿屏都是穿著清涼的女性被偷拍的圖片、視頻,雖然一眼看上去沒有隱私部位等敏感內容,但每張照片都充滿了色情意味。

網站運營者將偷拍的作品按照不同的衣著等特點進行了分類:

視野很廣闊,港臺、日本、歐美無所不包:

甚至還定期舉辦比賽,通過投票選出“精品偷拍”:

這些“精品”將會成為該網站的VIP內容。

該站每年“街拍大賽”中,動輒就有上百萬的發帖量。在這背后,不知站著多少街頭偷拍者,又會牽涉到多少隱形受害者。


偷拍文化——

彌漫東亞社會的一場瘟疫

被揭露的偷怕行徑只是冰山一角,只要有需求、有利益,偷拍者就不可能消失,偷拍鏈條也會環環相扣地存在下去。

不僅僅在中國,偷拍是彌漫東亞社會的一場瘟疫。鄰國的日韓,偷拍亂象比中國發生的更早、情形也更糟糕。

日語中,偷拍女性私隱部位被稱為“盜攝”,是成人錄影帶中的一個專門類別。

而在韓國,遭遇偷拍的女孩,已經多到無法估算。

據RPO(韓國一個對抗偷拍的民間組織)的調查顯示,超過半數的韓國女性經歷過被偷拍。

在被問到“作為一個女人生活在韓國是什么感覺”時,致力于遏制韓國色情偷拍現象的NGO工作者樸素允(Soo-yuen Park)說:想要離開(這個國家)。

|樸素允接受BBC采訪

從2000年至今,韓國的偷拍犯罪事件一直呈快速增長趨勢。據相關統計,韓國2012年共發生偷拍犯罪案2400起,2017年,色情偷拍案件達6500起。發案最高的年份是在2015年,為7600起。

|2011-2017年,韓國的色情偷拍案件總體上呈現越來越多的趨勢

韓國總統文在寅不得不承認,色情偷拍已經成為了韓國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a part of daily life”)。

不過,日韓鑒于偷拍高發,近些年來整治偷拍,也積累了一些經驗。其中,不乏值得中國借鑒的部分。

如果本文開篇的常某出生在日韓,量刑會比“拘留7天,罰款500元”重很多。

· 日本

1962年,日本東京都地區頒布了《迷惑防止條例》。

其中明確規定:“任何人,對于他人在公共場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內,不能有讓人明顯地感到羞恥、或者給人造成不安的鄙猥行為。”目前,該條例已經擴展至日本47個都府道縣。

《迷惑防止條例》最大的意義,在于為打擊偷拍行為提供了法律依據。

以大阪府為例,盜攝行為被抓獲,要面臨著6個月以下的有期徒刑和50萬以下的罰金;如果被認定為慣犯,處罰標準則升至100萬日元罰金與一年刑期。

但《迷惑防止條例》并沒從根本上解決日本泛濫的偷拍問題,因為在日本,更衣室、廁所在概念上不屬于公共場所,而是屬于私密場所。

這就導致廁所偷拍等行為不能適用《迷惑防止條例》公共場所偷拍條款,只能參考適用《日本輕犯罪法》。

針對此漏洞,2015年6月,日本福岡縣將廁所偷拍列入刑法打擊對象。到2015年底僅僅半年時間,福岡警方就抓獲48名廁所偷拍男,并移送日本檢察機關。

目前日本已有31個縣對《預防騷擾條例》進行修訂,將廁所偷拍列入刑事犯罪打擊對象。

· 韓國

韓國對偷拍的打擊比日本更加嚴格。

1994年,韓國頒布了《性暴力犯罪處罰等特例法》,將偷拍行為界定為性犯罪。規定裝設針孔攝影機、偷拍、散播未經同意的私密性視頻,最高可處以5年刑期及1000萬韓元的罰款。

但是該法律有一個明顯的問題,即只有發現偷拍行為才能定罪,安裝攝像裝置并不構成犯罪。

2017年12月,韓國內閣通過《性暴力犯罪處罰等特例法》新修訂案。

規定在公共浴室、衛生間等涉及個人隱私的敏感場所安裝攝像頭或類似設備即屬違法,違者將被處以最高5000萬韓元(約合30萬元人民幣)罰款。

被禁裝置包括監控攝像頭、網絡攝像頭、智能手機、可穿戴設備等所有類似裝置。

除了立法機關外,韓國多個政府部門都參與到了反偷拍行動中。

2018年4月,韓國政府建立了熱線中心,幫助偷拍受害者移除或封鎖偷拍的圖片或視頻,并為受害者提供法律咨詢等支持服務。

此外,首爾警方還派出專門小組,利用紅外線掃描器到沙灘和泳池等地的更衣室、廁所搜查偷拍裝置。針對地鐵、電梯上的偷拍行為,警方也組織了“地鐵反偷拍分隊”。

2018年8月,韓國國土交通部也加入了反偷拍的陣營中。

在公共交通設施內,將有專人實名制負責防偷拍檢查,排除攝像頭等隱患,將地鐵、公交、機場等公共場合建成“安心區域”,一旦發現偷拍行為,立即移交警務部門處理。

· 中國香港

除了日韓之外,中國香港也已經開始重視偷拍問題。

在2019年4月30日,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發表《窺淫及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報告書。

建議訂立窺淫罪,并訂立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罪,將未經同意下為了性目的對另一人進行觀察或視像記錄,例如拍硬照、影片等形式的行為,以及偷拍裙底的行為,都列為刑事罪行。

誠然,一紙公文、幾場運動不可能消滅偷拍的泛濫。據報道,在韓國6465宗偷拍個案中,有5437人被拘,只有119人遭送進監獄,僅占被捕人數的百分之二。大量的偷拍者由于“證據不足”逃脫了起訴。

但這并不意味著,這些地方所做的工作沒有意義。反偷拍注定是一場持久戰。

在我國,目前涉及到關于偷拍的懲罰,比起日韓要輕很多。

除非涉及制作、販賣淫穢物品牟利等情節,否則一般的偷拍行為只能適用《治安管理處罰法》第42條第6項:

偷窺、偷拍、竊聽、散布他人隱私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處五百元以下罰款。

這樣的處罰力度顯然是不夠的。

除了微弱的處罰力度,另一個問題是受害者的沉默。來自輿論的二次傷害,讓很多受害女性不敢張口。

在這場戰爭中,女性不應該手無寸鐵。并且在日益猖獗的偷拍行為面前,片面要求女性“學會保護自己”,其實是在回避偷拍問題的核心:整個社會對偷拍者太過寬容。

人們需要時間去接納一個事實:被侵犯的女性,是無辜的受害者,她們不該被打上污名化的標簽,也不該承受那些帶有羞辱意味的目光。

真正的罪犯與幫兇,還游離在道德和法律的邊緣之外。他們是偷拍者本人,以及每一個觀看者、分享者、和袖手旁觀者。

撰文|脫落酸 王動 

編輯|菠菜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vr赛车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