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風 / 歷史文化 / 讓中國人忍不住吐槽的這組西洋畫,乾隆爺...

0 0

   

讓中國人忍不住吐槽的這組西洋畫,乾隆爺居然愛上了

2019-06-10  八面楚風

“世界上任何兩個陌生人都能通過最多六個人而間接地認識彼此。”

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斯坦利·米爾格拉姆曾在1967年提出了這個六度分隔理論。

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說雖然蔡徐坤、楊洋、朱一龍不認識你,但是不要難過,你和他們每一位之間最多通過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就能認識彼此!是不是瞬間覺得和偶像距離很近?

六度分隔理論讓現代人認識到了世界之小。那么,在交通閉塞,信息不發達,交友不便的古代,人與人之間能夠輕易地認識嗎?

當左邊遇到右邊,能成為好基友嗎?

比如,這篇文章的主人公布歇(1703-1770)乾隆(1711-1799)。一位來自于法國,是將18世紀洛可可藝術發揮到極致的畫家;一位來自于中國,是我國封建王朝發展到最高峰時期的君主。

有一種CP叫做布歇和乾隆

雖然兩人生活在同一時代,但是橫跨歐亞,毫無關系的他們,如何能夠漂洋過海認識彼此?

而事實是,他們居然能夠認識彼此!因為布歇曾經創作過一組畫,雖然幾乎每個中國人看到都忍不住要吐槽,但是口味重的乾隆爺居然愛上了!

01

嬌媚洛可可秒變最炫中國風

熟悉西方美術史的人都知道,布歇是法國洛可可畫派代表人物,一個能夠把神話女神,宮廷貴婦畫得活色生香的男閨蜜式畫家,行走的美圖秀秀。

史上最牛小三蓬巴杜夫人

布歇曾創作了《浴后的狄安娜》、《蓬巴杜夫人》、《奧莫爾菲小姐》等代表作的藝術家。在這一類畫中,女人的皮膚吹彈可破,衣服華麗無比,讓男人看了會愛上,女人看了會嫉妒。

不過,布歇也不是所有的作品都是以美女為創作對象。1742年的沙龍展上,布歇破天荒展出了八幅中國題材的作品:《宴席》、《舞蹈》、《廟會》、《漁情》、《捕獵》、《花園》、《召見》以及《婚禮》

布歇心中的中國宴席長這樣

為什么布歇,一個曾未去過中國,可能都沒見過中國活人的人會想要畫中國組畫?因為當時整個歐洲都在流行中國風,即稱之為chinoiserie的中國風格。

鳳凰傳奇說了,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上到皇帝貴族,下到平民百姓,都是中國粉,喜歡用中國的瓷器,喝中國茶葉,穿中國絲綢,連建筑設計及裝修也喜歡中國樣式的,比如法國有路易十四的大特里亞農宮(瓷宮),德國有波茨坦無憂宮的中國茶樓,瑞典有卓寧霍姆宮的中國樓,英國有邱園的中國塔等。

無憂宮中國茶樓

因此,布歇為了迎合當時歐洲社會上的中國熱,畫了中國組畫,雖然意料之外,但確是情理之中。

不過,布歇的這些中國畫在我們中國人看起來有點滑稽可笑。雖然為了強調中國風,布歇特意畫了青花瓷、團扇、中國傘、服裝等這些能夠代表中國文化的物件,但是這些中國畫怎么看怎么不倫不類。

布歇,花園

人物穿著上,當時的清朝都建國一百多年了,布歇筆下的人物尤其是皇帝卻穿著前朝戲服;

重要儀式上,皇帝召見群臣,中國的婚禮等場景沒有一點兒秩序,鬧哄哄地像西方狂歡派對;

人物姿態上,中國人物群像畫講究尊卑之序,人物姿態端正,這里完全是西方式的,甚至有女子拋頭露面地半躺在男人身邊!

布歇,漁情

這種雖然在模仿中國,但卻兼具中西而又非中非西的風格讓中國人哭笑不得,只想吐槽,但是在當時的法國卻大受歡迎。畢竟,在當時,真正的中國通不多見,意淫中國文化的偽粉絲倒是不少。

法國皇家博韋工廠看中了布歇的這幅組畫,于是選取前六幅設計成壁毯,成為熱銷爆款,被上流社會所喜歡。布歇的中國組畫被看作第二期中國壁毯,因為早在路易十四時期,這個工廠就設計過中國壁毯并成功地贈送給康熙皇帝,路易十四和康熙,兩位偉大的君主,通過一組壁毯,實現了建交。

第一期中國壁毯之皇帝出行

那么接下來,布歇的這組第二期中國壁毯,等待著能夠把它們送到乾隆手中的人物出現。

這個時候,中國傳教士高類思楊若望登場了。

02

不會代購藝術品的中國人

不是好的傳教士

乾隆年間,由于政府限制洋人活動,導致外國傳教士在中國傳教受阻,外國教會退而求其次,通過培養中國傳教士的方式進行著他們的宗教事業。

高類思和楊若望被選中前往法國留學深造,以便學成歸來后擔任神職,在國內傳教。

為什么傳教士的名字都差不多

二人于1751年在法國傳教士卜日生的帶領下前往歐洲,不過由于英法戰爭及法國宗教政策的耽擱,二人直到1763年才獲得回國傳教資格。于是1764年初,高類思和楊若望向主管遠東航務的國務大臣貝爾旦提出申請,要求回國。

布歇心中的廟會

貝爾旦對中國十分感興趣,他很欽佩源遠流長的中國文化,他認為中國是世界各民族中一位閱歷豐富的長者,是值得法國學習的對象。

不過愛國務實的貝爾旦可不像布歇這類藝術家,停留在對瓷器、絲綢等中國貨的欣賞和享受上,他更感興趣的是如何扭轉法國與中國的貿易逆差,憑什么中國貨在法國大行其道,法國貨在中國卻賣不出去!

遇到這兩個精通中法文化的中國年輕人,讓貝爾旦仿佛看到了希望。通過他們,可以了解中國的制造工藝,然后取長補短,提高法國制造工藝水平!

布歇,舞蹈

于是貝爾旦將二人引薦給路易十五,并提出自己的想法,高類思和楊若望被批準再次推遲回國。高類思和楊若望被安排在法國學習制造工藝,考察工廠及工業設施,以便他們與中國相同行業進行對比,找出差距。

貝爾旦應該是這個意思吧

于是,二人將宗教事業擱置一邊,不務正業地做起學術研究,并形成了一份考察研究報告。二人再報告中充分肯定了法國掛毯的工藝技術,認為如果法國能生產出符合中國人口味圖案的壁毯,定能受到中國上流社會的歡迎。

布歇,捕獵

在二人回國之際,貝爾旦還布置了額外工作,要求他們回國也要做好調查研究,包括法律、宗教、商業、社會等方方面面,要整理成文字,及時匯報給他。

于是,高類思和楊若望帶著工作任務和法國國王和貝爾旦等人的禮物,以及手提印刷機、望遠鏡等先進機器搭船離開法國,其中就包括布歇原創的第二期中國掛毯。

直到1766年,高類思和楊若望才回到闊別十五年的祖國。由于乾隆禁止中國人出國,二人不敢公開自己的留學經歷,只好通過服務于宮廷的洋人傳教士,把法國國王的禮物交到了乾隆和高官手中。

布歇的《婚禮》,為什么頂著紅蓋頭的是個男人

那么問題來了,乾隆到底會不會喜歡布歇原創的這些掛毯呢?在得知答案前,我們可以依據乾隆的審美喜好進行一番猜測。

03

不是農家樂審美

是貴族中式洛可可

乾隆喜歡啥樣的藝術品?曾經央視文博綜藝《國家寶藏》中給出過答案。

節目通過王凱飾演的乾隆與王羲之、黃公望、雍正的夢中對話,用王黃以及乾隆爸爸來吐槽乾隆的農家樂審美。乾隆的“村系審美”一下子走上風頭浪尖,成為網友熱議的對象。

乾隆的花哨審美主要體現在瓷器收藏上。乾隆時期收藏的瓷器,不同于雍正樸素淡雅的風格,以造型浮夸為主。其中的杰出代表是有著東北亂燉風格的瓷母瓶。

瓷母瓶是一個集各種高低溫釉、釉下釉上彩為一體的花里胡哨的大瓶子,燒造工藝非常繁復,成功率據說只有約0.002326,即使在科技發達的當下,都難以復制,被認為是乾隆的炫技之作。

除了瓷母瓶,在乾隆的奇葩收藏清單里還有打著蝴蝶結的瓷器,發廊同款瓷器……節目中雍正被氣得直罵乾隆任性妄為,弄些個大俗之風,讓大清顏面何存!

發廊同款瓷器

但是節目沒有講明白的是,瓷母瓶等奇葩瓷器體現的正是一種盛世太平的享樂主義風格!

靠著先人打下的江山,到了乾隆這一代,已經富得流油,年紀輕輕剛上位的他就繼承了老爹攢下的幾千萬兩銀子。

太平盛世,如果不懂得享樂,日子是不是太無聊!不久后,乾隆就“有錢任性”了。

他熱愛琴棋書畫,到處搜羅珍品,所有你能看到但凡被他喜歡的書畫,都被他蓋滿“豬肉章”;他熱愛旅游,六下江南,三上五臺山,動不動還微服私訪來個自由行。

蓋滿豬肉章的鵲華秋色圖

那么,瓷母瓶與其說是一種技術炫耀瓶,不如說它代表了乾隆的物質主義享樂觀:精美瓷器當然要越多越好!最好各種工藝能夠集中在一個瓷器上,一口氣欣賞多種陶瓷工藝那更是再好不過!

就像時尚愛美的小姐姐們,難道擁有了Dior999,對香奈兒154,阿瑪尼405,圣羅蘭407……就能做到坐懷不亂、無動于衷了嗎!

而洛可可風格和乾隆的所謂農家樂審美是對路子的!

雖然中國組畫有著蜜汁風格,但是它與布歇其他作品是有共同點的,它們都是一種迎合貴族的享樂風格。

這里沒有“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中農民耕種的辛苦,沒有“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中士兵征戰沙場的殘酷,有的只是貴族們的歲月靜好,吃喝玩樂。

皇帝召見被布歇畫成一個大趴體

所以,乾隆才不是農家樂審美,農家樂不背這鍋!人家可用不起這么貴的瓷器!人家乾隆是地地道道的宮廷貴族風——中式洛可可!

雖然乾隆并不認識布歇,布歇也不認識乾隆,但這并不妨礙乾隆看到布歇的中國組畫時會愛上它!

布歇的《花園》以及依據它織成的掛毯

據說,由于乾隆非常喜歡這套壁毯,他甚至在圓明園蓋了一間房子掛置它們。但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這組壁毯后來被侵華的英法聯軍焚毀,從哪里來打哪里去,它們毀在了制造它們的人手中。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vr赛车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