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風 / 歷史風云 / 歐洲也有地道戰:二戰烏克蘭3000公里地道...

0 0

   

歐洲也有地道戰:二戰烏克蘭3000公里地道造就地下奇跡

2019-06-13  八面楚風

  地道戰是一種歷史悠久的戰爭形式,從冷兵器時代一直延續到現代戰爭。地道戰戰法注重隱蔽自己,突然襲擊,猝不及防間給予對手致命一擊,因此,每場地道戰幾乎都與奇謀相連,直到戰爭停息多年之后仍能穿越塵封,令人不寒而栗。


  法國阿拉斯地道戰英國礦工掘出的地下城


  1917年發生在法國北部的阿拉斯戰役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規模最大的地道作戰,對陣雙方是協約國英法聯軍與德國軍隊。戰役打響前,英法聯軍在阿拉斯地下開掘出龐大的地道網絡,埋伏下整整2.5萬名士兵。


1917年4月9日清晨,這些士兵從地道中沖出,出其不意地攻入德軍陣地,以微小傷亡取得了整場戰役的勝利,阿拉斯戰役是人類戰爭史上的經典一戰,而阿拉斯地道也從此名載史冊。


  當年的阿拉斯是同盟國與協約國軍隊爭奪的焦點——一旦奪占阿拉斯就等于洞開了巴黎的門戶,整個法國便岌岌可危。從1914年到1916年,阿拉斯幾易其手,1916年戰事日趨緊張,阿拉斯已是滿目瘡痍,英法守軍在一片廢墟上加緊修建防御工事。


  與此同時,攻勢凌厲的德軍在小鎮東部虎視眈眈,他們正在向這里集結重兵,最高統帥路德維希甚至已讓人鑄好了紀念碑,準備在破城之日將它安放于小鎮的最中心。


然而,這些德軍并不知道,就在此刻,一項地下工程正在他們眼皮底下悄悄進行。


  在經歷了1916年索姆河戰役的慘重傷亡后,英法聯軍得出了一條血的教訓:跟裝備精良、戰術多變的德國步兵師硬碰硬,無異于大規模自殺!他們變更了作戰策略,僅用3個月時間便在阿拉斯地下挖出了龐大的地道網絡。


  整個地道網絡由兩個“大迷宮”組成,每個都長約20公里,能夠容納2.5萬名士兵。地道并非如人們想象一般狹窄,相反,它能夠讓兩支部隊自由穿行,最寬的地方甚至可以鋪設一條供應補給的鐵路。挖掘工程結束后,人們又立即在其中建立起餐廳、教堂、加油站、輕型鐵軌等附屬設施,以及一座設備齊全的戰地醫院。


  阿拉斯地道于1917年全線竣工,英法聯軍司令部決定在1917年復活節發起反攻,2.5萬名士兵開始在英國陸軍元帥道格拉斯·黑格的指揮下,秘密進駐這座巨大的“地下城”,準備伺機而動。在他們頭頂上方數十米處,就駐扎著如狗一般機警、卻對地下情況毫無察覺的德軍。


  士兵們在等待了一個多星期后,戰事終于爆發。1917年4月9日清晨5點30分,英軍第三突擊師發起進攻信號,隨后,多支聯軍小分隊有序地從指定出口沖出地面,奇跡般地出現在敵人眼皮底下,向駐扎在阿拉斯的德軍第二和第六步兵師發起突襲。當日,大雨滂沱,寒風刺骨,在猛烈的迫擊炮火掩護下,聯軍順利進入德軍陣營。狼狽不堪的德國人沒有想到英法聯軍會在距離自己不到一英里的地方突然出現,他們連靴子都沒來得及換,有的甚至還穿著睡衣就成了俘虜。


  此役,英法聯軍大獲全勝,以1000多人的微小傷亡擊潰了整個德軍師團,成功將戰線向前推進了10多公里,身后的巴黎從此安枕無憂,阿拉斯地道戰也成為世界軍事史上的經典戰役。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后,人們重建了阿拉斯小鎮。新的居民希望能夠忘卻戰爭留下的所有創傷,于是市政當局草草封閉了“地下城”。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鎮上一部分知道“地下城”存在的居民將其重新起用,作為地下掩體保護人們免遭空襲。但是一到戰爭結束,戰后地道又被重新封閉,從此不見天日。


  光陰荏苒。直至1990年,當地一個名叫阿蘭·雅克的男子決心對神秘的阿拉斯“地下城”展開調查。起先,雅克發現了“布倫海姆”區域,在接下來的幾年中,多片未知隧洞區逐漸浮現。1994年,借由一次天然氣管道維修工程,他又發現了“湯姆森”區。隨著調查工作的深入,當時的英法聯軍部隊如何進駐地道,以及發起進攻的過程細節也被阿雅克一一理清。


  “士兵們可以從城中每家每戶的地道入口進去,然后走向指定的區域,在那里等待數天后便可集結完畢。為免迷失方向,部隊進駐都按照既定的計劃進行,小鎮里四處可見的‘TOC’標記就表示‘從此進入地洞’,為混淆敵軍視線,這些入口都設計成不同的形式……進入地道后,每個洞穴都由石灰巖柱隔開,每間都標上了號碼,戰士們通過事先派發的數字陸續進入指定的洞穴。這些洞穴也有明確的分工,有些用于居住,有些是廚房,距離湯姆森區不遠還建了一座700個床位的大型醫院,甚至配備了手術室和停尸房。


”1999年,阿拉斯地道的部分區域在修復后改建為博物館,向公眾開放,阿蘭·雅克也成了這里的首席講解員。


  烏克蘭地道戰3000公里的地下奇跡


  敖德薩位于烏克蘭南部,是一座歷史文化名城,因為瀕臨黑海,又有著“黑海明珠”的美稱。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入侵蘇聯,烏克蘭便成為德軍東線的主戰場,敖德薩當然不能幸免,它于1941年淪陷,被德軍占領長達3年之久。


  然而奇怪的是,盡管經受了戰火摧殘,但敖德薩容顏未改,市內無數的古跡名勝幾乎毫發未損,而與它相隔不遠的烏克蘭首都基輔,卻在戰爭中滿目瘡痍,這就是所謂的“敖德薩奇跡”。


  鑄造奇跡的正是敖德薩地下縱橫交錯的地道。1944年4月10日深夜,一次精彩的地道偷襲徹底瓦解了德軍的斗志,他們最終向兵臨城下的蘇軍投降,城市光復,而敖德薩地道戰的光輝也從此彪炳史冊。


  1944年3月26日,敖德薩外海的海戰接近尾聲。戰斗已打了5天,激戰的雙方是蘇聯黑海艦隊和納粹德國的羅馬尼亞艦隊,在大量陸基航空兵以及海岸火炮的配合下,蘇軍共擊沉德軍護衛艦4艘、魚雷艇12艘、快速登陸駁船16艘,也就在當天下午,德軍旗艦“格明登”號被魚雷擊沉,這場曠日持久的海戰終于塵埃落定。


  在海戰進行的同時,蘇軍裝甲部隊強渡敖德薩北面的德涅斯特河成功,隨后便發起了對敖德薩市區的進攻。海上、陸地的對外聯系都被切斷,駐守敖德薩的德軍第三集團軍頓時陷入孤立無援的地步。


敖德薩駐軍司令、德第三集團軍統帥西格蒙德考慮再三,還是決定固守待援——此刻他手下還有9000多精銳部隊,彈藥供給也很充足,兩個軍火庫的囤積足以讓德軍再堅持一年。況且西格蒙德手中還有一張王牌——在敖德薩戰役打響前,他已命人在城內四處埋設炸藥,而沃倫佐夫宮、波托茨基宮、敖德薩大歌劇院這些沙皇時代的建筑瑰寶更是早就被炸藥包圍。


  果然,蘇軍在攻克了敖德薩外圍后便不再推進,只派出小股部隊展開試探性攻擊,一方面是擔心大舉進攻會破壞城中的文物古跡,另一方面,與德軍巷戰不僅會蒙受巨大傷亡,也會推遲整個戰役的進度。敖德薩戰役下一步將如何進行,這是擺在蘇軍統帥面前的棘手問題。


  就在一籌莫展之際,一個人的到訪為整個戰局帶來了轉機,他就是敖德薩地區游擊隊長帕夫里科·莫羅佐夫。他向蘇軍統帥部建議:暫停敖德薩正面攻勢,派遣游擊隊員經地道潛入德軍軍火庫將其引爆,這個“釜底抽薪”之計定能使德軍軍心大亂,光復敖德薩就會變得易如反掌。莫羅佐夫的主動請纓很快得到了批準,蘇軍統帥部還派出兩支工兵小隊,配合莫羅佐夫的行動。4月10日晚,敖德薩城中發生了兩次驚天爆炸,熊熊大火映紅了整片夜空,德軍軍火庫被成功炸毀。然而令人惋惜的是,就在撤退途中,莫羅佐夫和他的游擊隊員與德軍遭遇,一番激戰后全部壯烈犧牲。


  由于軍火庫被炸,困守在敖德薩城內的德軍部隊,直接面臨著彈藥物資短缺的威脅。4月27日,窮途末路的德軍發生嘩變,在拘禁了統帥西格蒙德后棄城投降。蘇軍兵不血刃進入敖德薩城。莫羅佐夫的游擊隊以及那些神秘地道,成為扭轉戰局的關鍵。


  敖德薩地道的歷史源遠流長。由于地下蘊藏著豐富石材,從1794年敖德薩建市至今,敖德薩的城市建設一直依賴于地下石材,因此就在敖德薩地底留下了長達數千公里的地道。這些地道互相交錯,上下分列,有的多達3層,深入地下20多米,蔚為壯觀,世界范圍內絕無僅有,而這也成了現在敖德薩不能修建地鐵的主要原因。


  據不完全統計,敖德薩地道的總長有2500——3000公里,二戰中,當地游擊隊曾繪制出一份精確的地道分布圖——建筑工程師出身的莫羅佐夫功不可沒,而他率領游擊隊炸毀德軍軍火庫的故事更是家喻戶曉,1996年,烏克蘭政府特地在敖德薩建立紀念碑,緬懷他們的英勇事跡。


  與紀念碑一同落成的還有敖德薩地道戰紀念館,紀念館位于城市西北郊,入口在一個約3米深、近百平方米的露天空地上,參觀者需拿一支蠟燭走入光線昏暗的地道。


無數的空隙、坑道、豎井岔道組成了錯綜復雜、蜿蜒曲折的地道迷宮,這里的溫度常年維持在8~10℃,地下水不斷滲出,陰冷潮濕,游擊隊員在地道內生活、戰斗了3年多,他們需要克服的困難是后人難以想象的。


  走進地道不到100米,就能看到墻上用黑灰涂寫的俄文“血債血償”字樣,再往前走不遠,一個10平方米大小的方廳豁然出現,這是當年敖德薩游擊隊的作戰室。


正面墻壁掛著兩塊印有列寧和斯大林像的宣傳板,對面則釘著兩塊褪色紅布,一塊寫著莫斯科保衛戰已進入反攻階段等內容,另一塊是敖德薩戰區的軍事地圖,當中的石桌上擺放著銹跡斑斑的打字機和一部黑色電話機。在作戰室另一面墻上還掛著塊舊藍布,上面寫著游擊隊員的誓詞:“我,蘇聯公民,英雄的蘇維埃人民的忠誠兒子和紅色游擊隊員在此鄭重宣誓……”


  作戰室周圍的地道里還分布著“男宿舍”、“女宿舍”和“廚房”,最多時這里曾住過380多人,其中就有不少女戰士和兒童。宿舍和廚房設施都非常簡陋,所謂的宿舍,其實只是依地形開鑿的寬約6米、深不到2米的石床,上面鋪了一條破毛毯,而廚房也只有兩只水桶和三、四個碗。


  目前敖德薩地道只開放了1公里左右,從地道口鉆出,赫然入目的便是沃倫佐夫宮正門,宮殿被無數精美的雕塑簇擁著,金碧輝煌,與地道內的逼仄陰森形成了鮮明對比。


將出口開在此處也許有特殊的含義,因為沒有地道和英勇戰斗的人們,這些建筑古跡也許早就化作了灰燼,的確,“在敖德薩的每處,都印刻著烈士的英靈”。(摘自《環球人文地理》2011年第7期)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vr赛车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