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世事洞見 / 比抖音上癮更可怕的,是垃圾社交成癮

0 0

   

比抖音上癮更可怕的,是垃圾社交成癮

2019-06-13  茂林之家

文:小狼女

“讓我靜靜。”

這是過去三個月說的最多的一句話。

最近微信信息特多,回了覺得分神,不回又不舒服;聚會也多,不去覺得虧,去了不知道價值在哪兒。地鐵能把人擠成餅,高峰期會磨走好脾氣,想到出門就惡心。

總想找個時間靜靜,朋友卻說,“你那么愛折騰,安靜二十多年都安靜不下來的了。”

聽著這話就來氣,但想想自己,讀書時候就閑不下來,上課45分鐘總得鬧個事,假期不約幾個人出來都不叫假期,哪怕是特別疲憊的日子,休息兩天就覺得呆家里浪費時間,確實是那種“一天不浪心里就憋得慌”的人。

但這回,巴不得找個深山老洞,逃離世界,不想和任何人說話。

直到最近,才明白這種狀態叫做“社交疲勞”。

01

當代青年

越來越疲于社交

我有個老師,去年跨界,從建材生意跳到做教育。

最近出來聊天,才發現他和有同樣的感受。

“最近到處飛,談合作,做分享,做演講。我喜歡和人交流,喜歡熱鬧,很確認我是喜歡這種生活的。但自從我做了教育,才發現自己的表達能力那么差,總有詞不達意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糟糕,不管合作成沒成,課程轉化率怎樣,都給我強烈的挫敗感。最近還有點社交恐懼,約我都不想出去,從沒想過我這么一個愛熱鬧的人,那么渴望獨處。”

心理學家分析,這倒不是社交恐懼,而是社交疲勞。

社交疲勞就是一個人因為過度熱衷與人際交往,導致社交焦慮,想要逃避,想要獨處。長此以往的惡性循環只能讓人愈加疲憊。

其實,應該很多人都能感受到這樣的社交變化:

小時候很期待電話鈴聲,有人找特開心,有人約特拉風;現在聽到電話鈴聲就心煩,電話常年靜音。

看《愛情公寓》時,當年多少人期待同齡人的合租生活;現在,合租生活中不說話才是對彼此的尊重。

微信剛出時,朋友圈滿屏矯情文字;現在不是三天可見,就是僅自己可見。

以前最愛水群,看到小紅點就想點開,進群看到人就想加;現在大多數群都是屏蔽的,別說加人,看到有人說話都覺得心煩,除了有人發紅包。

早在2012年初,全球最大網民行為分析機構之一GlobalWebIndex,就報告稱,在采集了來自27個國家共122000個網民樣本,進行了六次以上的調查之后發現,社交網絡出現明顯“疲勞癥”。

互聯網時代,線上社交泛濫背后,很多人陷入一種垃圾社交。

比如微信聊天,心里100個不想聊,但還是會陷入發表情包的魔咒。明明說了再見,但還是要再聊多兩件事,不知不覺就過了1小時。

又比如,很多人都鼓吹多參加社交活動,一個月要認識多少個新朋友,但每次聚會后,毫無收獲,除了一身疲憊,啥都沒留下。

比起抖音成癮,這種垃圾社交成癮更可怕。

于是,當代青年,越來越疲于社交。

02

社交疲勞背后

是當代人獨立意識崛起

我有個朋友,特別喜歡假笑男孩。

她當銷售,每天都在面對不同的人,還有不同的招商活動,一年365天,可能就要飛150次,平均每兩天飛一次,一年有一半時間都是在飛機上。

她說,“每次參加活動,心理莫名排斥,覺得很煩,但又不得不去。因為害怕自己成為孤單的那個,所以假裝開朗健談,笑的臉都僵硬了。在飛機上,或者家里,我只有一張冷漠臉。”

假笑男孩為什么會火?

因為在那張假笑的臉上,很多人看到了自己在人群中強顏歡笑的面孔。

當代社會,很少工作可以通過閉門造羹完成,連文字工作者都需要開會交流碰思路,人人都要有適當的溝通能力和交往情商。

每個人的溝通情商有差異,但無論高低都需要聯系,社交摩擦是不可避免的。當時間久了,社交疲勞自然會出現。

再加上,我們這代人要承擔的壓力很多,個人突破、家人催婚、銀行催債,來自四海八荒的壓力,不怕壓不死你。光是照顧好自己,就可能已經花光了力氣,哪里有心思關心別人?

社會缺乏耐心的傾聽者。

既然難過的情緒無處安放,閑暇時光還不如自己躺尸,把眼淚吞進肚子,說不定就消化了呢?

社交疲勞背后,你可以說青年們過的自我,但你也可以理解為,這是獨立意識崛起的時代。

每個人都想探索清楚自己的世界,不想強人所難也不想強顏歡笑。

03

“不合群,那就余生不再見”

知乎上有個問題問,為了合群,你都做過些什么?

有幾個個答案特別有性格:

“集體活動,跟著發照片到朋友圈,互相點贊。怕人不評論,又怕不熟的人瞎評論。越來越覺得,給人點贊浪費時間,被人點贊消耗注意力,干脆不發了。”

“在宿舍打牌,玩狼人殺,一邊玩一邊覺得浪費時間。后來每天晚上自己跑步,要么找個安靜的地方呆幾個小時,有意思得多。”

“參加過不少沒必要的飯局,都是阿諛奉承,吃多了真的煩,后來都拒絕了,老板炒魷魚再說。”

答案有意思的是,他們曾經為了合群犧牲時間,直到身心疲憊,才開始知道社交自由的重要性。

朋友圈以前有個微友,特別喜歡轉文章,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女生小團體鬧別扭了。

今年發現,她的朋友圈倒是不轉了,和好友鬧別扭,直接鎖死朋友圈,甚至還退出群聊。

很多人也一樣,以前和小姐妹吵鬧,你可能會在朋友圈轉篇文章、發個心情來表明態度。但現在,不表態也不憤怒,連撕都覺得浪費時間。

話不投機半句多,不合群就余生不再見,沒必要強行適應。

原始社會,合群是自我保護。但當代青年,獨立自我的意識遠大于被孤立的恐懼,甚至還追求“被討厭的勇氣”,合不合群也就沒那么重要了。

社交疲勞背后,是越來越多青年明白:與懂你的人,不群而合;不懂你的人,群而不合。

04

“談事就談事,別扯人情,傷錢”

阿情就職的公司最近要拉投資,免不了各種飯局。

周三晚上,上司拉了個好友來談投資。

飯桌上,阿情看著他們的樣子,覺得特別虛偽。

最后,上司的沙雕好友喝醉了,拿著酒杯搖晃晃的逼酒,說, “你把這杯喝下去,我給你100W,這是人情。”

阿情酒精過敏,連忙推卸。

那沙雕說,“跑業務的,不喝酒怎么混下去?”

上司也在耳邊叨叨,“這是我花了很大人情談下來的,你可別搞砸了。”

阿情聽了特不爽,懟了回去,“我酒精過敏不喝酒,100W買不走我的命。”

最后的結果,當然是被上司噴了一頓后收場。

阿情第二天發了封辭職信,剪掉了電話卡,不再聯系。

我們都覺得阿情傻,公司拉投資,三年內上市,撐幾年或許就是年入百萬的高管了。

阿情卻說,“撇開酒精過敏,我也不喜歡人情和錢混為一談的人,這樣的社交太虛偽,我已經麻木又疲憊了。”

我們都知道,中國飯局文化根深固蒂。飯局上,一定少不了繞圈圈、左推右讓的環節,也少不了“你不喝下這杯,就是瞧不起我”的綁架。

年輕人理解不了這種邏輯。

談錢就談錢,硬要扯上人情,好好生意整的像求人似的,以后合作也難受。

社交疲憊背后,是越來越多青年追求干凈利索的關系:能用錢解決就不花人情,談事情就別老扯人情,傷錢傷格局。

05

“泛泛之交者,人間不值得”

有次發起一個微博話題,“如何看待大學的社交?”

偶爾看到有個大二的學生分享自己的觀點,

“我基本上一個人活動。很多人跟我說這樣在大學很浪費,應該結識多些朋友。我也曾可以刻意社交,但發現,不同頻的對話特別耗能,費神,疲憊。

推掉了亂七八糟的聚會,屏蔽了負能量的圈子,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爽多了。吸引力法則吧,我開始遇到同頻的人,才明白興趣社交、深度社交有意思的多。保持自己的興趣,堅持規律的生活比勉強的人際交往重要。

很多人說,大學要注重社交。

但大學社交真的重要嗎?

深度社交讓人成長,泛泛之交浪費時間。

我的一個朋友,最近卸載了一堆社交軟件。原因是他終于悟到了一個道理,“線上社交看似門檻低,方便快捷,但其實耗費時間成本極大,因為是弱連接,所以總是害怕脆弱的關系破裂。”

確實,互聯網讓人與人之間的鏈接更容易。

每個人過去的朋友可能會局限在同學、同事,最多就是同學的同學,同事的同事,但現在,你可以有俱樂部部友、書友、盟友、甚至粉絲。

人際網絡大到幾千萬人,少到幾千,社交變得容易。

但人際關系有個150法則(羅賓·鄧巴提出) ,意思是人類智力所允許的穩定社交網絡人數是148人,四舍五入150,就是著名的鄧巴數字。

也就意味著,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穩定社交網絡有邊界,能把邊界內的部分人鏈接好,其實人際關系已經非常不錯了。

既然如此,何必有那么多泛泛之交?

社交疲憊背后,是一大批青年開始知道:時光有限,追隨深度社交,減少無效社交。

06

社交的本質是鏈接

社交的本質是什么?

其實就是鏈接。

沒有鏈接的社交,毫無意義,特別在成人世界的法則里。

當你不知道自己是怎樣的、未來的自己是怎樣的,那你硬是逼著自己去參加社交活動,認識這個認識那個,你一定會產生浪費時間、耗神耗能,社交嚴重疲勞的感覺。

慶幸的是,越來越多人開始挖掘內心的東西,搞清楚自己是誰,再去鏈接對的人。

不用刻意強顏歡笑,不用為合群做犧牲,拐彎抹角的社交沒意思,泛泛之談的社交沒意義,有鏈接有深度的社交,才能給你帶來成長的快樂。

還記得范瑋琪《最初的夢想》中,有句這樣的歌詞,“沮喪時,總會明顯感到孤獨的重量,多渴望懂得的人,給些溫暖借個肩膀。”

那么,如果世上沒有懂我之人,何不瀟灑當個獨行俠。點個“在看”,讓更多同行人相遇。

作者:小狼女,水瓶座,愛美主義,想開個音樂會,時光有限,狼性成長。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vr赛车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