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1988年,中國人就在電視上搞對象了

2019-06-13  茂林之家
    • 文章來源:看客(pic163)



    • 電視相親節目真的能幫我脫單嗎?


    • 去年早些時候,一組《非誠勿擾》表情包在推特上火了,有熱心網友甚至運營了一個tumblr主頁,專門用來安放這股東方神秘力量:



    • “長那么帥有個球用,還不是沒有女朋友”



    • “我愛你,愛著你,就像老鼠愛大米”



    • “為什么你背著我愛別人???”


    • 對于老外來說,《非誠勿擾》就是一個潘多拉魔盒。而對于國內觀眾而言,一切的怪力亂神,都能在上個世紀80年代找到源頭。


    • 1988年,第一檔相親節目在黃土地上破土而出,從此開啟了中國人上電視搞對象的歷史進程——三十年間,“羅曼蒂克”曾動地驚天滋生過,又無可挽回地走向了消亡。


    • 01


    • 那些年,上電視搞對象


    • 是勇敢者的游戲


    • 上個世紀80年代,“公開搞對象”的歷史上曾出現過一位敢為天下先者。


    • 1981年1月8日,人民日報社主辦的《市場報》上刊登了新中國第一則“征婚啟事”,征婚人是數學老師丁乃鈞。


    • “男,未婚,四十歲,身高1米7。曾被錯劃為右派,已糾正。現……任數學教師,月薪四十三元五角。請應求者,來函聯系和附一張近影。”



    • 新中國征婚第一人


    • 在改革開放之初的中國,這還真是一樁破天荒的大事。


    • 支持者夸丁乃鈞“新潮”,反對者說丁乃鈞“破壞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是“流氓、惡棍”。


    • 但沒想到三個月后,丁乃鈞收到了400多封應征信,年底就結了婚。


    • 英、美一些媒體評論說,這是中國民眾“沖破思想禁錮,走向解放”的典型。



    • 此后很長一段時間里,“專業維修水管”和“誠意征婚”占據了報紙廣告版的半壁江山。


    • 報紙紅娘開了個好頭,9年后,作為新興媒介的電視也開始發力。


    • 1988年,山西電視臺大刀闊斧搞改革,推出了中國大陸第一檔相親節目《電視紅娘》。



    • 彼時,電視機還是稀罕的“大件兒”,上電視搞對象,更是勇敢者的游戲。


    • 據《電視紅娘》的策劃人李忠蓮回憶,欄目開播前,他們在電視上做了兩三個月的宣傳,結果沒有一個人來報名。


    • 后來欄目組終于接到了第一個報名電話,報名人是個小伙子,來自忻州莊磨鎮南張村。


    • 第一期節目播出后,報名的老中青光棍陸陸續續多了起來,但幾乎都是男性。后來總算等來個女孩子,人長得也漂亮,那期節目一播出就引起轟動。


    • 只不過,對象不是你想搞,想搞就能搞。當年上電視征婚,多少還帶點“反叛”意味。


    • 節目播出后,女孩被家人責罵“干嘛去電視臺丟人”。


    • 1992年的春晚,小品《我想有個家》就道出了個中辛酸。趙本山扮演一個上《電視紅娘》找對象的離異男子,他穿著當時相親男嘉賓最主流的服裝,在全國觀眾面前喊出了“想愛”的宣言:


    • “年齡大了這婚姻市場就出現了疲軟,上電視做個征婚廣告不算啥丟人的事兒。水是有源的,樹是有根的,到電視征婚也是有原因的,兜里沒錢就是渴望現金的,沒家的滋味是火熱水深的。”



    • 不太合身的白西服、褲腿兒吊得老高的黑西褲,是當時相親男嘉賓的標配。


    • 事實上,當時很多參加《電視紅娘》的人就像小品里的趙本山一樣有著各種難言之隱,不是住得偏遠,就是家里窮得沒有一畝二分地,再不然就是過早喪偶,帶著孩子不好再找。


    • 覓一有緣人帶TA們直奔幸福的終點站,是《電視紅娘》創辦的初衷。


    • 因此,節目沒什么花哨的環節,只有征婚者一個人面對鏡頭念“征婚啟事”,一緊張,思路跟不上也是常有的事:


    • 主持人問:“你家有幾口人?”


    • 征婚人答:“我家有兩頭牛,三頭豬。”


    • 而一些成功找到伴兒的嘉賓,還會背著自己種的一麻袋土豆、帶著大把的結婚喜糖來到電視臺感謝欄目組。



    • 《電視紅娘》紅火了幾年,隨后上海、河北等電視臺紛紛入局打造情感節目,其中,北京電視臺就整出了個爆款。


    • 1990年9月,《今晚我們相識》開播,一炮打響轟動京華。



    • 每期節目男女相向而坐,各顯才藝。其中還會穿插一些相互合作的小游戲,檢驗彼此“合拍度”。


    • 不同于服務廣大農村單身群體的《電視紅娘》,《今晚我們相識》的嘉賓身份有了很大的變化:


    • 第一期的四位嘉賓,有漂亮女記者,有清華物理學碩士,還有國務院機關女翻譯。


    • 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個年逾六旬的喪偶部隊離休干部。


    • 當時這位離休高干的VCR一放完,北京電視臺就收到頻率以秒計算的電話,400多位單身女子表達了對這位離休高干的興趣,有人甚至哭著鬧著強迫電視臺把自己推薦給這位男嘉賓。


    • 之后節目改在黃金時間段播放,京城當時堪稱萬家空巷,地處京郊的北京電視臺,更成了單身男女的尋夢之地。



    • 《今晚我們相識》是老北京的電視記憶,以1994年為創作背景的《我愛我家》里就提到過《今》。


    • 工人、售貨員、司機……逐漸地,各行各業的嘉賓開始豐富起來,很多人開口的第一句是:“感謝單位領導給了我這次上電視征婚的機會。”


    • 這大概與當時登征婚還得到單位開證明不無關系。


    • 據編導回憶,男嘉賓對女嘉賓提得最多的要求是“孝順文靜、理解人、踏實過日子”,女嘉賓則普遍要求男嘉賓要“有上進心、有責任感、善良忠厚、有技術”。


    • 由于一期節目能容納的男女嘉賓有限,欄目組還組織了線下相親,圖為北京伊甸園《今晚我們相識》單身聯誼券。


    • 開辦以來,節目促成了數百對夫妻,許多人說它是“積德之舉”、“孤獨者之音”。



    • 但可惜好景不長,開播之后的第十年,也就是2000年的情人節當天,《今晚我們相識》被“斃”,理由是氣氛平淡,根本無法同湖南臺的《玫瑰之約》相比。


    • 02


    • 羅曼蒂克,電視征婚的一劑猛藥


    • 事情要從上世紀90年代末講起。


    • 彼時電視文娛進入到“百無禁忌”的狀態,這段時間里,《正大綜藝》火了,《實話實說》火了,《幸運52》火了。


    • 人們開始呼喚一檔帶勁兒的電視相親節目。


    • 恰巧在1998年,內地觀眾第一次從香港鳳凰衛視收看到了《非常男女》。


    • 那是一檔由臺灣中視推出的相親節目,第一期的話題就是“怎樣看待婚前性行為”。



    • “做菜做得太咸,這樣子我晚上會比較快累哦。”



    • 一個巨蟹座和一個處女座速配成功,現場的星座專家分析:處女座是一個悶騷的星座,需要對方大力挑逗、用力勾引才會熱情起來;處女座因工作太忙沒時間生產,但巨蟹座是“多產”的象征,三到五個沒有問題。


    • 此后,節目的車速越來越快,給內地觀眾以會心一擊。一時間,內地年輕人都以收看《非常男女》為時尚。


    • 秉持著“日韓抄歐美,港臺抄日韓,內地抄港臺”的歷史規律,30多檔“借鑒”《非常男女》的相親節目扎堆開播。


    • 這是內地相親節目的第一波高潮。曾經有那么一兩年,周末一打開電視機,幾乎每個臺都在“搞對象”。


    • 其中搞得最有聲有色的,是湖南臺的《玫瑰之約》。



    • 《玫瑰之約》的片頭


    • 1998年,《玫瑰之約》悄然開播。制片人劉蕾表示:“當時就是首次運用娛樂化的方式,給未婚男女提供一個表現自己、尋找緣分的機會。”


    • 沒想到節目很快就家喻戶曉,和《快樂大本營》、《晚間新聞》一起成為湖南衛視的三大頭牌。


    • 回溯初代相親節目,《電視紅娘》和《今晚我們相識》都面臨著同樣的歷史遺留問題:“找嘉賓難如抓壯丁”,所以節目組基本對嘉賓沒有要求,甚至來者不拒。


    • 而《玫瑰之約》的嘉賓則是經過精心挑選、形象好氣質佳的單身男女。


    • 每期選出的六男六女相對而坐,按照主持人拋出的都市話題侃侃而談,整個看下來就四個字:賞心悅目。



    • 就像樸樹歌里所唱的:“聽新音樂吧,剪新發型吧”,看漂亮人兒上電視搞對象吧。


    • 另外,主持人還不時讓好看的嘉賓們展示自己的才藝,有人唱歌,有人跳舞,跳的還不是一般的廣場舞,讓人民群眾喜聞樂見。



    • 吃過三位男嘉賓做的飯后,女嘉賓進入到“揪心”的決選環節。


    • 比起《非常男女》,《玫瑰之約》的尺度自然跟不上——但論及對“羅曼蒂克”的追求,那可是“你滿了,我就溢出來了”的水平:


    • “如果我從北極回來,變成了身上長毛的怪物,你會怎么辦?”


    • “我會帶這只怪物散步,把它當成寵物。”


    • 兩性之間的化學反應嘶嘶作響,呼之欲出。節目播出后,社會上甚至掀起了一股“玫瑰狂潮”。


    • 新浪網上就曾經發起過“玫瑰先生”、“玫瑰小姐”的競選投票,連頁面都是玫瑰色的。


    • 播出5年間,200多對嘉賓踏入了婚姻殿堂,并誕生了七八十個“玫瑰寶寶”。


    • 就連節目的第一代主持人金曉琳,也在欄目紅火之時嫁給了湖南太子奶集團總裁李途純。



    • 《玫瑰之約》還促成了楊樂樂和汪涵的愛情,二人曾搭檔主持過一段時間。


    • 當年癡男曠女們相信著一句話:“有愛情的地方,就有《玫瑰之約》。”


    • 但這句話只流行到2003年。這一年,和金曉琳搭檔的馮祺離開了《玫瑰之約》,轉投至另一檔節目《造星工廠》,這是全國最早的一檔選秀節目。


    • 一年后,以《超級女聲》為代表的草根選秀節目迅速崛起。


    • 一度火爆的相親節目,在新的娛樂浪潮面前猝死的猝死,逃亡的逃亡。


    • 2005年7月,為了照顧電視劇《大長今》的播出,《玫瑰之約》也令人遺憾地迎來了自己的結局。



    • 最近網友還挖出當年草根選秀的種子選手張杰參加過相親節目《為愛向前沖》。


    • 03


    • “電視相親,也就是看兩點,


    • 票子和樣子”


    • 《玫瑰之約》的停播,標志著世紀之交的電視相親熱潮徹底消退。


    • 然而,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就像1988年那位開山鼻祖一樣——2009年,一個叫做羅玉鳳的奇女子也發布了一則征婚啟示,自此開啟了一個新的相親時代。


    • 2009年,鳳姐在上海陸家嘴附近發征婚傳單,要求對象“必須為北京大學或清華大學碩士畢業生”,“必須有劉德華的帥氣、任達華的性感、立威廉的俊俏、謝霆鋒的冷酷,越帥越好”,“必須為東部戶籍”……



    • 鳳姐一戰成名,次年還登上美國《人物》雜志。


    • 她就像一劑猛藥,喚醒了蟄伏五年的電視相親節目。2010年,江蘇衛視的《非誠勿擾》橫空出世。


    • 當時,“剩男”、“剩女”仍是社會特別關注的弱勢群體,但特立獨行的《非誠勿擾》卻從一開始就宣稱“只創造邂逅,不包辦愛情”。換句話說:不保證成功,不一定有用——但絕對好看。


    • “1位男求愛者 vs 24位女嘉賓”的陣仗已經很能說明問題。另外男嘉賓還有三段 VCR 的時間來曝光出廠設置,而女嘉賓則會對VCR里的每一個細節進行充分的數據挖掘,以實現精準打擊。


    • 于是,就出現了推特上老外看到的一幕幕:



    • 征婚要求:第一要是女的,第二要是活的。



    • “把快樂建立在你痛苦上的姑娘愛不愛?”


    • 從前老實人兒以為,速配節目是征婚的正派渠道,上節目,就是玩兒真的。但闊別遙遠的20世紀后,除了真的,上節目似乎什么都能玩兒。


    • 一個女嘉賓在《非誠勿擾》中拒絕和男嘉賓握手,因為她的手“只會給男友握,其他人握手20萬”。


    • 男嘉賓也不能輸,要求“女方最好有房有車。如果經濟條件好的話離異無孩也能接受,婚后AA制好一點”。



    • “握手一次20萬”本人


    • 馬諾大家應該都不陌生,同樣姓馬,她卻比馬蓉早出名了6年。


    • 2010年第三期節目里,1號趙晨把她選為心動女生,又問她:“你愿不愿意經常跟我一起騎單車?”



    • 馬諾說:“我還是坐在寶馬里哭吧”。



    • 從此馬諾名震江湖,竄紅的速度與力度僅次于奶茶妹妹。有網友甚至為“我還是坐在寶馬里哭吧”這句話考證出處,認為是出自電影《偷情先生》:


    • 片末落魄的黃沾淪落為高爾夫球童,獲妻原諒重返家門時候說了這么句話:“我情愿躲在勞斯萊斯里哭,也不愿意睡在天橋底下裝快樂,開車!”


    • 開播短短三個月,《非誠勿擾》的收視率就超越了同時段播出的《快樂大本營》——而元老級女嘉賓馬諾被選走的那期,收視率更高達3.76%,僅次于《新聞聯播》和《天氣預報》。



    • 《非誠勿擾》第18期,2號男嘉賓張弘凱選走了馬諾。


    • 馬諾的離開,標志著一個小時代的結束,卻意外開啟了一個娛樂至死的大時代。


    • 2010年前后,又一波相親節目熱潮席卷了中國電視圈,并一直持續至今。——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了。


    • 曾被節目制作方視為命根子的“速配成功率”早已被拋棄,大伙兒使出渾身解數,只為在殘酷的收視率戰爭中躺贏。



    • 2011年,廣東衛視搞“暗室相親”,誰知有男女嘉賓在暗室互相撫摸、擁抱甚至親吻,觀眾紛紛炮轟節目內容低俗。



    • “代際相親”、“沉浸式相親”、“夕陽紅相親”、“帶上爸媽更放心”的中國式相親層出不窮,依舊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 而在一眾Old School套路中,我發現了清新脫俗好不造作的《全城熱戀》。


    • 《全城熱戀》號稱是“東北最接地氣”的相親交友節目,主持人是有“東北小董卿”之稱的燕子姐,節目風格是醬嬸兒的:



    • “賊東北,賊靠譜,賊實在”是節目的靈魂slogan。


    • 里面的嘉賓也都挺彪,有鋼筋工、鏟車司機、手機工程師、村里開小超市的,時不時還往臺上整點拖拉機、毛驢和大鵝。


    • 養豬小伙的愛情宣言:1000頭母豬我都照顧得好,何況說我的媳婦兒呢?



    • 小伙帶著自己養的大鵝來相親,結果領走姑娘后把大鵝給忘了。


    • 骨骼精奇的還有絕活表演,一不小心還以為進了劉老根大舞臺。

    • 小伙為了學驢叫,和驢待了一年。


    • 鐵直們放飛自我,姑娘們也十分豪爽。



    • 男嘉賓帶來的見面禮接過來就是咔咔一頓啃。



    • 一人 我飲酒醉 醉把佳人成雙對


    • 秋天男嘉賓是否可以去女方家幫忙扒苞米是個加分項,而牽手成功的男女嘉賓,還能獲得節目組贊助的港澳豪華游。


    • 有忠實觀眾形容:“如果非誠勿擾是個大網紅,那么《全城熱戀》就是網紅卸了妝,無修圖,還在線下見了光。”


    • 也有東北人就覺得,《全城熱戀》實屬給黑土地抹了黑,痛批它:“庸俗,愚蠢,土鱉,村炮。”


    • 但就是這么一檔節目,卻連續3年問鼎吉林省綜藝類電視欄目收視冠軍,從2012年開播至今,收割了一大票忠實粉絲。


    • 每周一到點,吉林的燒烤店、食雜店都在放。


    • 小伙提五十萬現金追求“女神”,女神也沒啥抹不開的,說:“你屬實是飄了,拿錢過來,砸誰呢?”


    • 很多人說它土。事實上,這一點與吉林省的省情息息相關,作為農業大省、工業小省,解決農村青年男女的終身大事,也許是當地電視臺的重要任務。


    • 節目里,男嘉賓往往會毫不掩飾地介紹自己的情況:



    • 在高級飯店做廚師的小伙在VCR里分享自己去城市打拼的經歷。

    • 養豬小伙宋寶因回農村養豬,和大學生女友分手。



    • 來自白城的韓冠群對著鏡頭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 “家有2晌地,種玉米,年收入10萬,家蓋的新房子準備娶媳婦用。”


    • “家里開白事靈堂還有小鏟車,本來是市里的,為了做生意只能回農村。”


    • “上段戀情女孩要十萬彩禮、樓房四金,承受不起分了。”


    • ……


    • 羅不羅曼蒂克不知道。技術時代的上空總是漂浮著密集的求偶信息,卻沒有比這更真實、更接地氣了的了。


    • 驀然回首,你會發現,這不就是30年前《電視紅娘》里那些磕磕巴巴,鏡頭恐懼但卻勇敢把愛說出口的單身青年么。

    • 30年后,電視相親里的養豬青年又回來了。雖然小伙最終還是牽手失敗,但無論如何,祝福小伙早日找到濃郁黑土地上那朵大紅花,從此肩并肩看彩霞。


    • 參考資料 -----------------------------


    • [1] 《相親節目的20年大起大落》,蘆珊婚戀


    • [2]《電視相親節目的前世今生》,溫麗芳,山西晚報網


    • [3]《從<電視紅娘>到<非誠勿擾>》,蔣肖斌


    • [4]《<玫瑰之約>制片人:電視速配不適合中國人》,揚州晚報


    • [5]《比<非誠勿擾>還火爆的電視相親節目<今晚我們相識>(圖)》,老陜


    • [6]《丁乃鈞和第一則征婚啟事》,歡鏡聽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vr赛车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