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歷史本尊 / 最愛歷史 / 出了孝圣書圣,興盛600多年,這個家族真牛

0 0

   

出了孝圣書圣,興盛600多年,這個家族真牛

原創
2019-06-14  最愛歷史...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出生在安史之亂后的唐朝詩豪劉禹錫,寫下這首詩的時候,詩中提及的世家豪門——瑯琊王氏家族,已經興盛了600多年。

雖然在劉禹錫的年代,瑯琊王氏已今非昔比,但要到唐朝滅亡之后,這個被譽為“華夏首望”“中古第一豪族”的家族,才算真正“飛入尋常百姓家”。

在這個意義上,劉禹錫這首詩,其實是一首悲愴的預言詩。

秦始皇建立帝制以后,中國的王朝興替,基本都走不出“國祚難超300年”的魔咒。

相應地,隨著最高權力的易手,中國的歷代皇族,再牛掰也無法續寫超過300年的家族輝煌。在殘酷的政治斗爭中,有些皇族在交出權力的那一刻,已經遭遇了滅頂之災。

然而,一些未曾登頂權力巔峰的家族,反倒能夠維系數百乃至上千年的風光。這在普遍信奉“君子之澤,五世而斬”的國人心目中,簡直是可遇不可求的家族傳奇。

在這些長盛不衰、綿延六七百年以上的家族中,瑯琊王氏公認是排在第一位的。

歷史學家周振鶴經過統計發現,中古時期(兩晉到唐末)一直維持強盛勢頭的家族,一共有30個;這30個家族中,瑯琊王氏總共出了五品以上官員199人,高居首位。

問題來了:瑯琊王氏為什么這么牛?

1

瑯琊王氏的發跡,是從他們后來追認的“一世祖”王吉開始的。

漢武帝時期獨尊儒術,士子通一經就可以入仕,王吉精通五經,學問和人品都相當出眾,因此被推舉為孝廉。后來,他又獲任昌邑國王中尉,這是他人生的重要轉折。

昌邑國,在今山東菏澤巨野縣。從王吉出生的瑯琊國(今山東臨沂),到昌邑國,現在看不算遠,在當時已經是跨郡國了。

王國中尉,掌管國中軍隊,是郡國中非常重要的武官。王吉以文官身份,出任這么重要的職位,可見朝廷對他的信任。

在昌邑國,王吉輔佐的昌邑王在歷史上赫赫有名,那就是后來的漢廢帝、海昏侯劉賀

史載,劉賀游獵無度,王吉苦苦勸諫,沒用。但劉賀為了感謝王吉的忠心,曾派人贈送王吉500斤牛肉。

公元前74年,漢昭帝駕崩,因其無子,大將軍霍光便召劉賀入朝,立為皇太子。

誰都知道,西漢的朝政當時已被霍光牢牢握在手中,王吉趕緊提醒劉賀說:“臣愿大王事之敬之,政事一聽之,大王垂拱南面而已。”

意思是要劉賀韜光養晦,向霍光示弱,待時機成熟再奪回國家統治權。

后來的結果證明,劉賀又沒聽王吉的勸諫。僅僅當了27天皇帝,劉賀就被霍光廢掉,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被廢的皇帝。霍光還黑他,說他在位27天,干了1127件荒唐事。

王吉因此受到牽連。他曾告誡子孫“毋為王國吏”,就包含了他自身的慘痛教訓。

王吉的兒子王駿、孫子王崇,謹守王吉的訓導,做官不僅恪守臣道,而且在復雜的政治斗爭中韜光養晦,趨利避害。兩人最后官都做得很大,位居三公。

經過這三代人的努力,瑯琊王氏的家族地位開始上升。史學家普遍認為,到西漢晚期,瑯琊王氏已經成為上層世族。

2

王崇之后,瑯琊王氏大約傳了六代人,到王祥(184—268)這一代,開始真正的爆發。

讀過二十四孝故事的人,應該都知道王祥。他正是其中“臥冰求鯉”的主人公,被后世稱為“孝圣”

大意是說,王祥的生母早逝,繼母和父親對其非打即罵,他反而更加恭謹地孝敬父母。面對繼母的中傷、迫害,他仍能“篤孝至純”。

父母生病,王祥衣不解帶,日夜照顧,湯藥必親自嘗過后,再給父母服用。

天寒地凍,繼母想吃鮮魚,他脫衣臥于河冰之上,冰被暖化,孝感天地,從冰下躍出兩尾鯉魚。

經過民間演繹,故事有些夸張,但歷史上,王祥確實是因為孝行而受到地方政府的關注。州郡多次請他做官,他都拒絕了,直到繼母去世,他才在同父異母弟弟王覽的勸說下出仕為官。

此時,正好是魏文帝曹丕當政時期,用人政策一改其父曹操“唯才是舉”的做法,首推品行,再看才能。王祥以孝行聞名天下,自然受到朝廷器重,其后為官30余年,步步高升,位列三公。

西晉代魏之后,王祥仍為三公,并進封睢陵公。

王祥臨終前,給子孫留下48字遺訓,此后成為瑯琊王氏族人遵循的家訓。遺訓這樣說:

言行可覆,信之至也;推美引過,德之至也;揚名顯親,孝之至也;兄弟怡怡,宗族欣欣,悌之至也;臨財莫過讓。此五者,立身之本。

簡單翻譯一下:

為人表里如一,有始有終,信守諾言,不圓滑世故,這是誠信;

把榮譽和成績讓給他人,勇于擔當過失和責任,謙遜低調,任勞任怨,此為“推美引過”;

孝有大小,孝敬父母只是小孝,而提高修養,建立功業讓家族揚名、父母有光,才是大孝;

兄弟團結,家族和睦,此為悌;

面對利益懂得謙讓,生活保持清廉儉樸。

這五條,便是王祥所堅守的“立身之本”。臨死前,他希望他的子孫后代都能謹記敦行。

史書記載,瑯琊王氏“子孫皆奉而行之”,王祥也因此成為瑯琊王氏家風的奠定者。

大家可能感到奇怪,王祥的遺訓中,提到了信、德、孝、悌、讓,但唯獨沒有提到“忠”。

這里面其實暗含了歷史的大背景。

東漢末年以來,改朝換代頻繁上演,成為當時政治生活的主線。兩漢時期不斷被提倡的忠君思想,逐漸被孝親觀念所取代

你想啊,曹家、司馬家以及后來的劉家、蕭家等等,他們的江山都是通過所謂“禪讓”得來的,統治者最怕的就是臣下的“忠”,你們都忠君,忠于前朝,那我算什么?他們想到了“忠君”背后的倫理困境,因此決定以“孝”來代替“忠”。

在這種背景下,世家大族的家族觀念日漸加強,當“報國”與“保家”發生沖突時,往往會選擇后者。

可以說,整個魏晉南北朝時代,不忠沒人去管它,不孝則不被容于世族。

王祥因為孝名而受到重用,在改朝換代中屢次化險為夷,不斷升遷,位居極品,本身就時代“孝大于忠”的受益者。他臨終前特別標榜的孝與悌,亦成為此后世族主要的社會價值標準。

一個朝代滅亡了,首當其沖是皇族。而善于應變的世族,則好好地迎接下一個朝代,下一個皇族。瑯琊王氏能夠歷數百年、數個朝代而長盛不衰,正是這種社會風氣的得益者。

3

從王祥這一代起,瑯琊王氏逐漸進入歷史長河中最燦爛的一段。

具體來說,瑯琊王氏此后有三個支系人才輩出,影響兩晉南北朝300多年歷史:

一支起自王祥。

前面講了,他死時備極哀榮,政治地位與社會地位,當時很少人比得上。他有5個兒子,3個早亡,剩下兩個均官至太守,第三代、第四代也都是五品官。

東晉南遷后,王祥這一支留在洛陽,后來慢慢衰落。

一支起自王祥的同父異母弟王覽。

王覽以“悌”出名,保護哥哥王祥免受繼母迫害,后來做到三品官。他有6個兒子,其中三品官2人、六品官4人。

到第三代,出了王導、王敦、王曠等牛人,一下子把瑯琊王氏推至家族顯赫的頂點。

第四代則有王羲之、王允之等人才。

整個瑯琊王氏,王覽這一支,人才是最盛的。史書說“奕世多賢才,興于江左矣”,指的就是王覽的后人在東晉建功立業。

還有一支起自王祥、王覽的從祖兄弟(同一個曾祖父、不同祖父的兄弟)王雄。

王雄有2個兒子,一個做到梁州刺史,一個做到平北將軍。

第三代出了兩個牛人,一個是“竹林七賢”之一的王戎;另一個是王戎的堂弟、清談大師、玄學領袖王衍,曾統帥西晉十幾萬軍馬,后被石勒圍殲。總之,王雄這一支,在西晉末年的名聲,蓋過了王祥、王覽那兩支。

西晉王室衰微之際,瑯琊王氏已為家族未雨綢繆。

當時,認定“中國已亂”的王衍,分別派弟弟王澄、族弟王敦,出鎮荊州和青州,說你們兩個在外,我留在洛陽,這樣家族就有“三窟”,可以確保無虞了。

與此同時,王覽的嫡長孫王導則舉族奉瑯琊王司馬睿南下。這成為東晉王朝的起點。

至此,瑯琊王氏四點兩面對朝廷政治所形成的牽制格局已經形成。

司馬睿移鎮建康(今南京)后,南方的士族并未把這位向來沒啥名氣的西晉皇室放在眼里。很長時間,都沒有一個士大夫來拜見他。

王導有意樹立司馬睿的權威,就和族兄王敦商定,在上巳節當天,讓司馬睿出游,而他們兄弟倆跟隨在后。

江南大族一看,瑯琊王氏這樣的北方望族都對司馬睿這么畢恭畢敬,于是紛紛下拜。

后來,王導又親自出面,說服這兩個江南大族的人出來輔佐司馬睿。紀、顧帶頭后,示范效應就出來了,史書說此后“百姓歸心”。

西晉滅亡后,317年,司馬睿在建康稱帝。北方世家大族迫于戰亂,紛紛南遷,但他們看到司馬睿后,都大失所望,認為此人不能成功立業。

當他們見到王導,并與他深入交流后,這才放下心來:“江左有輔佐霸業的管仲,我們可以不必擔憂了。”

史學大師陳寅恪稱王導為“民族功臣”,說他“籠絡江東士族,統一內部,結合南人、北人兩種實力,以抵抗外侮,民族得以獨立,文化得以延續”。

在東晉,王導輔政,王敦掌軍,朝中軍政要員,多為瑯琊王氏家族出身。瑯琊王氏迎來全盛時期,史稱“王與馬,共天下”

王導畫像

后來,王敦想為家族謀取更進一步,兩次起兵作亂。

史書關于王導的態度,多有爭議,有說他默許族兄起兵,又說他大義滅親。

但在做法上,王導在王敦起兵時,每天率領家族子弟20余人到皇帝面前待罪。這樣,在王敦失敗身亡后,把這次負面事件對瑯琊王氏的不利影響降到了最低點。

由于王敦的失敗,瑯琊王氏從全盛時期進入守成階段。

整個家族因為王導在關鍵時刻的立場,而得以保全,未受大的影響。尤其是王導這一支,除早卒的子孫外,基本都能做到有實權的三品官以上,衣冠蟬聯直到南朝落幕。

4

南朝大史學家沈約曾說,他研究了晉、宋、齊、梁四代的歷史,發現“未有爵位蟬聯、文才相繼如王氏之盛也”

可見,在當時,瑯琊王氏長盛不衰已是公認的事實。這個家族的人不僅多高官,而且多才子

有人根據二十四史中的記載統計,從漢代到明清,瑯琊王氏家族共培養出了王導、王摶等92位宰輔,王融、王羲之、王獻之等600余位名士,任何一個中古豪族都難以望其項背。

前面說了,王祥死前留下遺訓,提孝悌,不提忠君。自始至終,瑯琊王氏族人都恪守了這條遺訓,在劇烈的改朝換代中始終不死忠一姓,這堪稱這個家族綿延六七百年的主要秘訣之一。

雖然瑯琊王氏的這種做法,后來被一些抽離了歷史情境的憤青罵為“只顧保全家世,不顧朝代更替”,但是,放眼整個帝制時代,也不過是王朝興替的周期率而已。

只要順應歷史發展,不為腐朽王朝、作惡君王盡愚忠,維護安定大局,盡可能減少戰亂,讓百姓少受亂離之苦,就是對歷史作出了貢獻。

東晉永和四年(348年),司馬昱、殷浩讓王羲之出仕,擔任護軍將軍,目的是想借助他的社會影響力打擊權臣桓溫。

王羲之上任了,但你知道他怎么做的嗎?

他從東晉大局出發,優先考慮人民的利益,體恤老百姓疾苦,減少賦稅,開倉濟民。

這一立場和擔當,贏得了后人的共鳴。元代的趙孟頫評價說,王羲之“發粟賑饑,上疏爭議,悉不阿黨。凡所處分,輕重時宜,當為晉室第一流人品”。

王羲之畫像

不為一家一姓盡忠,而為國為民建立事功,這正是瑯琊王氏家風的成功之處。

在亂世中,一個家族要維持興盛,需要特別留意一點。那就是王衍所說的,要讓家族如狡兔一般有“三窟”,無論是政治站隊,還是家族精英分布,都不要把整個家族放在一個籃子里。

覆巢之下無完卵,但如果這些卵本來就不在一個巢里,就可以保留幾顆完卵下來。

王祥這一支留在洛陽,原本是瑯琊王氏最顯赫的一支,但隨著北方沉淪,后來湮滅無聞。不過王覽這一支,后人渡江向南,遂成就了瑯琊王氏最大的榮光。

后來,王敦起兵,王導待罪,截然不同的兩種家族態度,也為瑯琊王氏確保了退路,分散了風險,不至于舉族押在造反上。

事實上,魏晉南北朝時代,一個政權的穩定,全賴幾個豪族與皇族之間的勢力均衡。一旦權勢的均衡被打亂,就會發生內亂。瑯琊王氏的家族勢力如此強盛,有目共睹,常常招致皇族與其他家族的忌恨和制衡。

瑯琊王氏的應對之策,就是在必要時,主動貶損過盛的家族勢力,從而使得各方勢力都能放心接納這樣一個謙遜、自制力極強的家族。

史載,齊武帝時期,王導的玄孫王僧虔被任命為開府儀同三司(南北朝時期一種高級官位)。王僧虔突然想到,他的侄子王儉已經擔任此職,“一門有二臺司,實可畏懼”

于是,他趕緊以“君子所憂無德,不憂無寵”為由,堅決推辭,不讓自己的家族被別人看來很“畏懼”。

說起來,這種低調退讓的做派,也是當年王祥遺訓的內容。瑯琊王氏歷經長年亂世而不倒,絕非僥幸。

瑯琊王氏綿延不絕的奇跡,在歷史上早就引起關注。

唐代史學家李延壽寫南朝歷史時,專門提到,瑯琊王氏“簪纓不替”,是因為這個家族“無虧文雅之風”。

意思是,瑯琊王氏累世公卿的地位,與其對家族子弟的文化教育是分不開的。

在當時人看來,瑯琊王氏之所以稱得上“第一豪族”,絕對不是他們出了多少大官,而在于他們出了多少大師。

瑯琊王氏首先是以文化世家,而不是以政治世家,得到社會的認同。

從瑯琊王氏的始祖王吉開始,當時經學是正統,這個家族就以經學立世;后來,玄學成為顯學,王戎、王衍甚至王導,就都以玄學傳家。

此外,王氏子弟在佛學、文學、書法、繪畫等領域,均多有建樹。

王導當年南下之時,曾將鐘繇傳世的法帖《宣示表》夾在衣帶中帶到江南,后來傳給家族中書法最有出息的王羲之。

在兵禍連結、倉皇南遷的時候,大多數人對于金銀財寶尚且無暇顧及,而王導竟然專心于一紙法帖,這大概就是瑯琊王氏不忘文化傳承的表現。

后來,深受王導影響的王羲之,成為中國的“書圣”;王羲之的兒子王獻之同樣以書法聞名于世,與父親合稱“二王”

魏晉南北朝很多高門大族,因為子弟靠家蔭就能做官,生活太容易了,導致不出幾代,家族中就充斥著不學無術之徒。但瑯琊王氏絕不允許不學無術的子弟存在,對子弟的教育,傾注了大量心血,且不時自我警醒。

王僧虔曾告誡子弟說,族中子弟過去靠門蔭,年紀很輕便得到了很好的官位和名聲,但失蔭之后,這些便都談不上了,因此應該自己去努力。

他還說,一個人是否受到尊敬,名聲是好是壞,是否留傳后世,關鍵不在于門第和仕宦,而在于是否有真才實學和值得人們尊敬的地方。

說到底,文化傳家才是瑯琊王氏累世不衰、家風不墜最根本的依托。

一直到唐朝時,李唐皇族刻意打擊山東舊世族,并以科舉取士取代魏晉南北朝的九品中正制,瑯琊王氏雖然衰落了,但仍未解體。

等到唐朝滅亡,所有世家大族均煙消云散,瑯琊王氏才連同著徹底失落。

算起來,這個家族在歷史長河中,興盛了六七百年,誕生了王祥、王導、王羲之、王獻之等一大批迄今受人敬仰的一線歷史名人,確實對得起“中古第一豪族”的盛名。

傳奇雖不再,但傳奇已刻進歷史!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vr赛车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