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渣男家暴我,父親用血肉為我扛起一片天

原創
2019-06-16  情感墨語
“人生沒有捷徑可以走,橫著省下的路就會變成豎著的坑,早晚都要經過。”——《搭錯車》

因為年輕,走錯了重來,一切都還不晚。

但傷害卻是一道傷疤,留在每個人的心中,時不時地隱隱作痛。

唯有靠時間去慢慢淡化。

1

我叫劉麗娜,今年二十歲。

自從高中畢業,我就在市里的一家餐館做服務員,認識了同樣在那里打工的廚師張鵬。張鵬做的一手好川菜,在餐館里算得上明星廚師。

張鵬二十六七歲,外表過得去,薪水也不錯,據說天南海北闖蕩過許多地方。他一個人租著一間兩居室的單元房,卻一直沒有女朋友。

飯店里多得是年輕漂亮的服務員,可張鵬卻對那些女孩欽慕的眼神視而不見,單單對我表示了好感。在周圍一片羨慕嫉妒恨中,我高調地和他談起了戀愛。

張鵬對我特別好,每天吃飯的時候都給我單獨開小灶。這份特殊待遇也只有張鵬能給,因為他不但菜炒得好,而且手底下有兄弟,餐館經理都得讓他三分。

跟著這樣的男人,不但吃喝不愁,還有妥妥的安全感。那些暗地里甩過來的白眼,反而讓我覺得興奮。能被別人嫉妒,說明我比她們強。

談了兩個多月,張鵬就要和我發生那樣的關系。

我不同意。

我爸媽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思想比較傳統,我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女孩子不能隨隨便便地和男人發生那樣的關系。

周末,張鵬邀我到他家玩,我毫無防備地去了。

誰料,他竟偷偷在我最愛喝的飲料里下了一些藥,趁我酣睡之際,侵犯了我的身體。

2

醒來之后的我,看到被單上的一抹血紅,痛哭流涕撲向他,想要撕了他。

張鵬用有力的雙手鉗制住我,笑著說,娜娜,沒想到你還是第一次,太珍貴了,我發誓會一輩子愛你,嫁給我吧!

我抽泣得說不出話來,想到自己被他糟蹋,傳出去無法見人,平日里他也待我不錯,便輕輕點了點頭。

張鵬給我買了金首飾,要我和他先同居,等過年我年齡到了再去領證。

對于能否結婚,我沒張鵬樂觀,但吃不住他對我的好,便答應了下來。

張鵬雖然霸道,可他對我慷慨大方,照顧有加,比起那些窮酸又斤斤計較的小男人來說,強了不知多少倍。

我性格內向,不太會講話,遭到一次顧客投訴就心里憋屈好久,做什么事都無精打采。張鵬心疼我,要我從餐館辭職,我不同意,他居然找到經理,要挾把我開掉。我知道經理怕他三分,因為他手下的弟兄幫餐館搞定了地頭/蛇。

于是在張鵬的霸道下,我失業了,每天的事情就是看電視,打牌,做美容。

剛開始確實有點不適應,覺得很無聊,但一想到不用整天面對工作上的煩心事,便漸漸覺得也挺好。

張鵬能掙錢,除了餐館的工作,他似乎還在和那些兄弟做著什么生意。

至于具體做什么,他不說,我也從不問。

3

我懷孕了,拿著B超單,說不上來是激動還是害怕。想到肚子里此刻正有一個小小的新生命在孕育,我突然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但這種感覺只一瞬,便被現實的苦惱壓制了下去。

張鵬和我如果不能結婚,這個孩子只能被打掉。

我的擔心來自老爸老媽。

我是父母老來得女,又是家中的獨女,爸媽希望我能嫁個好人家,最起碼是門當戶對。可張鵬,能過了我爸媽這一關嗎?

腹中小生命在一天天長大,我焦慮煩躁,甚至一看到張鵬,就氣不打一處來。

我一個二十歲的大姑娘,如今卻未婚先孕,這要是傳出去,我鄉下的父母還不得被唾沫星子淹死啊!

老天似乎故意捉弄我,正在我焦慮萬分時,更麻煩的事情發生了。

老爸從鄉下來了。

他一進門就拉著我的手,左看右看,飽經風霜的臉上寫滿了擔憂和關愛。

我心中忐忑不安,畢竟我和張鵬同居的事一直瞞著家里。

老爸用手擦了擦眼角,嘴角抽動了幾下,似有什么話想說,卻最終沒能說出口。

我領著父親參觀了一下房間,看到家里各種電器一應俱全,我吃穿不愁,他陰沉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容。

“你和一個叫張鵬的人同居了,還懷了孕。這么大的事,怎么一直不告訴我和你媽?”

老爸的一番話,嚇了我一跳。原來我和張鵬的事,他已經知道了。

4

雖然我不明白他是如何知道這些事的,但我還是松了一口氣,畢竟如何開口一直是我最頭疼的問題。

“張鵬意思是先把孩子生下來,等你年齡一到就馬上扯證。雖然我很不滿意他的條件,但看到你過得還算可以,我也不想讓你為難。”

老爸一向話不多,說出口的話都是他深思熟慮過的。

我這才明白,原來張鵬已經私自見過我的父母了。

這個張鵬,又是自作主張!

可既然我爸答應了這樁婚事,也算了卻了我的一塊心病,好歹孩子可以保住了。

我安排父親住下。晚上張鵬回來,從飯店帶來了三四個菜,都是我愛吃的。看我吃的津津有味,父親笑了起來,但那笑容中卻帶著一絲苦澀,似有心事。

張鵬喝了點酒,晚上入睡前,我問他是如何說服我父母的,他哼哼唧唧了半天,還沒說出個所以然來,就在酒精的作用下睡著了。

按照我們當地的習俗,我和張鵬舉辦了婚禮,就在眾人的眼中結為夫妻。

得到了爸媽的認可,我便安心養胎。

一開始張鵬對我很呵護,家里大小事都不讓我管,需要定期做的產檢,他也一次不落地陪伴我。

只是張鵬偶爾也出去打打牌,賭輸個千兒八百的也是經常事。每次回來和我張口要錢的時候,我總是習慣性地數落他幾句。

他對我開始心懷不滿,只要我一說他,他的臉色就很難看,回家也越來越晚。

我想著他在外面有生意,回來晚也是正常,就沒太在意。但后來發生的一件事,讓我不得不開始重新審視與他的感情。

5

一天深夜,張鵬一身酒氣地回來,進門就向已經休息的我大喊大叫。

我被驚醒了,才搞懂原來他和朋友打牌輸了點錢。因為懷孕的關系,我總是覺得困乏,所以只是簡單地安慰了他幾句就又準備倒頭睡下。

這時,張鵬出人意料地發起飆來,也不管我是否有孕在身,抓起我的胳膊把我從床上拖拽到地上。

我沒料到他會有這種舉動,受了驚嚇,動了胎氣,當下便覺得小腹疼痛,下面似有東西流出來。我用盡力氣向張鵬大喊,快送我去醫院!

未出世的孩子就這樣沒了,當我從手術室里出來的時候,我看見張鵬竟然坐在那里玩手機。

那一刻,我的心像被刀剜了一下。

手術后第二天,我就提出回老家休養。張鵬也沒有反對,只說要送我。我心里充滿了怨恨,不想和他接觸,便自己收拾了些衣物,獨自坐車回了家。

爸媽見我自己提著行李回家,再看我的肚子平了,不待我說什么,便已經得知了大體情況。

他們一邊埋怨我不夠愛惜自己,剛剛小產完就一個人跑回了家,一邊忙著收拾屋子,讓我舒服地住下。

感受著家的溫暖,我強忍著淚水不讓它流下。

背對著我正在鋪床的老媽忽然哭泣起來,一邊的老爸見狀,馬上呵斥她:“哭什么哭,真是無用。”

我忽然覺得很對不起他們,自己已經二十歲了,卻還要他們一把年紀的人操心。

老媽擦了擦眼淚,出門給我做湯去了。

老爸轉過頭一臉嚴肅問,張鵬怎么沒回來?我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老爸嘆了口氣,便沒再往下問。

張鵬給我打來電話,我一看是他,不等說話就掛掉了,接著干脆關了機。

經過了這一次傷心欲絕,我下決心和他分手。

在爸媽精心的照料下,我的氣色較以前大好。

我漸漸平復了情緒,準備休養一段時間就外出打工。

可我把一切想的太簡單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始料未及。

6

一個月后,張鵬突然出現在了我家門前,他把我家的鐵門拍的“咣咣”響,喊著要見我。

不開門,他就一陣陣地拍,到后來,似乎是用磚頭砸門了。

周圍鄰居也都出來看熱鬧。

老爸眉頭緊鎖,沖我說,你咋招惹上這樣一個人?這下可難辦了。

我急得眼淚快要落下,不知道該怎么對老爸講。

怎奈老爸一個勁兒地問我,只好磕磕巴巴地向老爸說了張鵬侵犯我的身體的實情。

老爸蹲在地上,雙手使勁地抓撓著自己的頭發。

“也只好這樣了。”老爸自言自語地嘟囔了一句,就站起身,向大門走去。

張鵬一見到我,便“噗通”一下雙漆跪地,要我和他回去。

可惜,我很冷靜,態度也很堅決。

“我們已經不可能了,你回去吧!這是我最后一次見你。”我狠狠心,徑自進了臥室,把門上了鎖。

客廳里響起了老爸激動的聲音:“我們忍你好久了!你帶著幾個人來家里提親,還帶著刀!我不是怕你,只是我看你對我女兒還好,也就勉強同意了。可沒想到你一次次地傷害了我閨女,你這樣的人,永遠不要再進我家的門!”

聽了老爸的一席話,我才明白張鵬曾帶人威脅過我爸媽。

還有多少事我不知道?我忽然意識到,原來自己對張鵬竟完全不了解。

恐怖感油然而生。

當我憧憬著未來,打算死心塌地跟著他時,他心里對我和我的家人,竟沒有尊重,只是強取豪奪。

亡命徒的人生信奉的就是有今朝沒來日,想要時便要弄到手,弄到手后便不懂珍惜,像個孩子對待玩具似的,喜歡了逗弄兩下,玩膩了就丟在一邊,卻又不許別人拿走。

當初他用強硬的手段占有了我,又威脅了我的父母,讓我傻乎乎乖乖跟著他,如今見我不回頭了,便又要用同樣的手段把我搶回去予取予求嗎?

忽然客廳里傳來一聲尖叫,像是母親的聲音,緊著著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隨后聲音從客廳轉到了院子里。

我拉開窗簾,透過玻璃窗向院子里望去,只看見張鵬漲紅著臉,對著我的父親大吼大叫,手里還拿著一枚明晃晃的刀,刀刃處沾染的鮮血紅的刺眼。

站在對面的父親一手攬著渾身發抖的母親,一手拿著菜刀,眼睛緊緊盯著張鵬的舉動,精神高度緊張。

母親一只手搭在胳膊上,那里還在汩汩地往外冒著鮮血。

母親受傷了,我再也看不下去,打開房門沖到了門口。

張鵬看到我立馬像瘋了似的,拿著匕就要奔向我。看著五官扭曲的張鵬,我嚇得怔住了,腳下像釘了釘子,無法挪動一步。

眼看張鵬就要靠近我,父親放開母親,大喊了一聲,舉起菜刀猛然向張鵬砍去。

7

警察帶走了我的父親,張鵬和母親也都被送到了縣醫院。這個原本和諧美滿的家,頃刻間七零八落,散了攤子。

所幸張鵬因搶救及時,脫離了生命危險,而母親也只是受了皮外傷,包扎之后并無大礙。父親由于是正當防衛,不予起訴,拘/留幾日便回了家。

出院后的張鵬還主動給我打了一個電話,我沒接聽。他又通過朋友給我帶話,表達了他的悔恨之意,并向我及家人道歉。

有些人是無法原諒的,張鵬的道歉,我不接受。

經歷了那件事之后,我沒有再去打工,在家里幫父母種植果樹,又自學起了農業技術。

我的愿望很簡單,就是希望通過我對家人的陪伴,讓遭受重創的家庭能夠恢復往日的溫馨。

因為自那件事之后,我的母親經常被噩夢驚醒,精神衰弱,而我的父親也白發叢生,蒼老了許多。

直到某一日,警/察來了,要我配合他們做調查。

張鵬和他那些兄弟私下里做的生意,原來是走/私洋酒。他們仗著在當地黑/道上的名望,把走/私來的洋酒以很高的價格賣給飯店。那些和他們有交易的飯店,就被他們保護了起來,不讓地頭蛇去搗亂。正因為如此,他們的生意一直很紅火。

可惜這些事情,我作為他的身邊人,竟然一概不知。

警/察走后,我就想,如果一開始,我被侮辱后就能果斷報/警,而不是向張鵬妥協,甘愿躲在他的安樂窩里,那么后來的事情是不是就不會發生?

老爸走過來,輕拍我的頭:“你還是太年輕了,我和你媽都希望你能幸福。其實那一刻,我還真希望他死掉。”

說完,他蹲在院子里,在張鵬被他砍傷倒地的地方,點起了一根煙。

楓糖說:

今天是父親節,都說父愛如山,大愛無言,便是如此。

文中女兒年輕任性又懦弱,把性/侵當戀愛,闖下了大禍,是年邁而又似乎不太英雄氣概的父親,用生命和鮮血幫她鑿開了一條新路,讓她開始了新的人生。

有句話說,年輕人犯錯,連上帝都會原諒。

但真正站在我們身邊,陪伴我們跨過難關的,不是上帝,而是我們的父母。哪有什么歲月靜好,只是有人替我們忍辱負重,這個人就是我們的父母。

《詩經》有云: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撫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

在我們每個任性叛逆的瞬間,都有一個深愛著我們,凝望著我們,提心吊膽的父親。

父親不會嘮嘮叨叨,但他的情感比誰都細膩,比誰都厚重。

今天是父親節,讓我們都對父親說一聲:我愛您,爸爸!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vr赛车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