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嶺一白 / 歷史人物 / 小學生都會背他的詩,卻沒人知道他一輩子...

0 0

   

小學生都會背他的詩,卻沒人知道他一輩子有多慘,85歲窮困而死!

原創
2019-06-18  秦嶺一白

1125年,37歲的陸宰帶著家人進京上任。

他昂首挺立站在船頭,背后的水手們都在悄聲嘀咕:這哥們就是山陰豪族啊,聽說他爹的導師是王安石,岳父老爹還當過宰相...

陸宰沒功夫搭理粉絲,他的內心很焦急,因為船艙里的妻子快要生了。

伴隨著一聲清脆的啼哭,陸宰頓然撫掌大笑。這位詩書滿腹的才子,終于給三兒子想好了名字。

你在河上出生,那就叫陸游好不好?

陸游兩歲那年,金兵攻破汴京。

徽欽二宗等數千人被綁去北方,史稱靖康之恥。

高宗一路馬不停蹄的逃往南方,史稱建炎南渡。

陸宰帶著全家老小,先是逃回老家山陰,接著又躲避到東陽。一路所見盡是沿燒數千間,臭聞數百里。

陸游算是比較幸運,他還分不清大人們撕心裂肺的絕望哭喊,和自己想要吃奶的撒嬌哭喊有何不同。

但是陸宰沒法視若無睹,他屢次建議南宋皇帝趕快處理北宋問題,結果自己先被求和派當成問題處理了。

陸宰被撤職趕回老家,他醉心于收藏各類書籍。后來朝廷重建皇家圖書館,還派人過來復印了13000多卷。

陸游,從小就是在父親的書房里泡大的。

一把梯子、一本字典、一本怎么查字典。

小陸游雖然天資聰慧,但是也很難看懂這些超齡讀物。有次,他拿著張載的“橫渠四句”去請教父親。

在他眼里,父親是個無所不知的人。然而這一次,陸宰接過書本半天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念叨著:

為天地立心

為生民立命

為往圣繼絕學

為萬世開太平

...

陸游:原來爹也有不懂的啊!

陸宰:呵呵,舅舅家的表妹來了,你們去玩會吧。

看著撒歡跑出去的兒子,陸宰長嘆一聲:唉!懂的愈多痛苦愈多,真希望你永遠都別明白那么多大義。

除了看書,陸游最喜歡和表妹玩耍。她叫唐婉,比自己小3歲。

陸游拿出新寫的詩文,唐婉奶聲奶氣的照著念

唐婉拿出剛畫的圖作,陸游有板有眼的照著描

大人們一臉憂愁的談論國事,卻被倆孩子的嬉鬧聲沖淡了很多。看著這對天真活潑的金童玉女,陸游的母親笑著說:

真般配,要不給他倆訂個娃娃親吧。

陸家送給唐家一支鳳釵,陸游和唐婉并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在他們看來,金銀首飾還沒棒棒糖的誘惑力大。

可惜,這支鳳釵換來的不是青梅竹馬白頭偕老,而是一段凄婉的愛情悲劇和兩首更加凄涼的宋詞。

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

陸游寫的詩詞文章非常漂亮,十二歲就才名遠揚。隨著年齡增長,那些晦澀難懂的古語也漸漸貫通。

他明白“沌沌兮,如嬰兒之未孩;傫傫兮,若無所歸”,卻選擇“讀書本意在元元”。

他明白“君子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卻選擇“浩歌陌上君無怪,世譜推原自楚狂”。

歷代為官的顯貴家世,不光給陸游帶來登仕郎的公務崗位,也讓他繼承了祖輩的堅傲風骨。

紹興和議,淮河大散關變成了宋金邊界

岳飛死了,滿朝文武無一人敢發聲

韓世忠辭職了,宅在家里修佛老(見秦嶺一白.韓世忠篇)

...

每當聽到這些消息,陸游都無比激憤:北方刀光血影,南方歌舞升平,你們這冰火兩重天玩得很溜啊!

大宋的半壁江山就像是半杯水,有人歡慶還剩有一半,有人痛惜灑掉的那一半。

陸游已經明白很多大義,也懂得父親為何總是悶悶不樂。陸母看見兒子房間里貼著上馬擊狂胡,下馬草軍書,不禁擔心他走上丈夫的老路。

年輕人血氣方剛,國事哪有那么簡單,得趕緊讓他安心過日子。

19歲的陸游和唐婉成親了,很快融化在甜蜜的二人世界里。看著小兩口整天吟詩作對,陸母又擔心兒子丟了志氣。

你爺爺是副宰相,我爺爺是正宰相。你這登仕郎只是個九品官,不努力怎么行!

陸游又鉆回父親的書房,但是陸母對兒媳婦越看越不順眼。她總覺得唐婉妨礙兒子上進,開始后悔這門婚事。

3年后,陸宰死了。

陸游還沒從悲痛中走出來,母親就逼著他休妻:你爹沒了,你那兩哥哥指望不上,陸家的前途就靠你了。

棒打鴛鴦散!唐婉改嫁到另一處豪門,陸游續娶另一位大字不識的女子。

快樂總是短暫的,換來的只有無盡的痛苦和長嘆。陸游還不知道,自己的痛苦長嘆竟然會長達六十年。

小家沒了,陸游的心里只剩下大國。

1153年,28歲的陸游去杭州參加鎖廳考試。只要考過就能升職加薪,不及格的話繼續回原崗位上班。

同志三四人,辯論略相當。

落筆輒千言,氣欲吞名場。

陸游不小心考了第一名,很對得起考前吹牛的豪情。但是秦檜很不爽,因為陸游排在秦塤的前面。

秦檜:這孫子的名次怎么比我孫子還高?

考官:人家文章寫的好啊。

秦檜:拿來我看看。

考官:先去洗手。

秦檜:我靠!這貨居然敢鼓吹北伐。

考官:我覺得寫的很棒。

秦檜:我最恨當老二了,沒想到連我孫子也要當老二!

考官:你可不就是二...

秦檜撤了考官的職,撕了陸游的卷子,還揚言地板就是他職業生涯的天花板。

第二年,陸游跑去參加禮部的考試。主考官依然將他的卷子排在第一名,結果秦檜又跑過去給撕了。

南宋二把手居然是個移動碎紙機,還是人工智能版的。陸游深受打擊:筆試第一有毛用啊,內幕太黑了。

情場失意,考場更失意。

啥事都沒干,就莫名其妙地得罪了當朝大佬。陸游屈悶之下去沈園散心,這才發現老天玩起他來真是無底線。

看到唐婉和新老公游園賞花,陸游感覺像被雷劈了。

看到唐婉朝著他哀怨的苦笑,陸游感覺又被雷劈了。

心痛的感覺再次涌上心頭,臉面上卻要強顏歡笑。三個文化人坐下飲酒閑聊,最后還是陸游忍不住先溜了。

他實在壓抑不住相思之情,借著酒勁在公園墻壁寫下《到此一游.釵頭鳳版》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墻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銷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唐婉看到后,也給陸游回題一詞,就好像當年的小兩口吟詩作對。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干,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欄。難,難,難。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沒過多久,唐婉病死了。

1155年,秦檜掛了,30歲的陸游才正式走上仕途。

先是在福州當資料員,后來調入朝中整理文書(敕令刪訂官),初次見面就給宋高宗提建議。

楊存中的權利過大,要給這位開國元老減負。

大臣愛送奇珍異寶,皇帝必須整治奢靡之風。

非王族的功臣封爵,這是瀆亂名器乞加訂正。

...

趙構的老爹被金人弄死在五國城,大哥還在燕京當囚犯。他白天擺出老大的架勢,誰知道晚上都會想些啥。

皇帝當到人格分裂,趙構也不愿舍棄自己的小富貴。他覺得求和派不一定是為自己好,但主戰派一定沒拿自己當老板。

陸游就很不錯嘛,也不關心戰和問題,只管剛正敢諫凈化朝風,那就升遷到大理寺吧。

宋高宗給秦檜謚號“忠獻”,就是給大家一個信號。陸游要再寫“喜論恢復”的文章,就不是撕卷子那么簡單了。

那就熬唄,反正你又沒兒子。

1162年,宋孝宗繼位。

趙眘是趙匡胤的后人,看著自家資產被二大爺家搞的嚴重縮水。他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給岳飛平反。

這也是一個信號。

陸游因為文章寫的好,受到孝宗皇帝的大力表揚:游力學有聞、言論剴切,還將他的學歷改成進士。

陸游很激動,不是自己的考試成績被恢復,而是大宋終于等來立志北伐的明君。

陸游徹底釋放主戰態度,他建議皇帝鏟除無能的將帥(官吏將帥一切玩習,宜取其尤沮格者,與眾棄之)。

第二年,隆興北伐。

第三年,隆興和議。

三十多年來委屈求和,讓南宋盛產唱歌跳舞的將軍。再加上遇到彪悍的金世宗,最終只得賣地賠錢。

陸游上書建議遷都:江左自吳以來,未有舍建康他都者。臨安形勢不固,饋餉不便,海道逼近...

陸游的眼光已經投向下次北伐,但孝宗皇帝卻遭受到會心一擊。

南宋的經營方針,從收復失地轉向經濟發展。

和搶地盤比起來,開發治理要容易的多。隨著文化經濟呈井噴式發展,南宋很快陶醉在“中外無事”的太平鄉里。

但是陸游并不安心,他的北伐夢想從未打折。

眼見龍大淵等人進宮忽悠皇帝,出宮到處安插自己人。陸游對素有威望的張燾說:此二人熒惑圣聽,公及今不言,異日將不可去。

老張熬夜寫好奏章,皇帝看完勃然大怒。龍大淵等人跟著他混了二十多年,全靠馬屁拍的讓人欲仙欲死。

宋孝宗質問張燾是聽誰說的,老張情急之下反手一指:陸游

于是,陸游被貶到建康府。

陸游來到地方上,整天和張浚等人混在一起。他們高談闊論北伐方案,還經常寫詩勉勵大家保持抗金信心。

張浚是個強硬的主戰派,曾經氣的宋高宗大罵:朕至覆國,不用此人矣。后來領導隆興北伐失敗,被求和派黑到底朝天。

陸游得罪過的那些人,聯名舉報他交結臺諫,鼓唱是非,力說張浚用兵。

這一次,陸游被撤職趕回老家。

他想起父親也曾這樣丟了工作,也是在40歲的時候。陸游忽然間明白,橫渠四句為何能讓人默默無言...

但是,他不會像父親那般輕言放棄。

4年后,陸游被派去夔州上班。他拖家帶口從浙江趕往重慶,160天的行程里寫下六卷《入蜀記》。

大宋河山,真的好美啊。

1169年,宋孝宗準備二次北伐。

因為大宋皇陵還在金國地盤上,幾十年都不敢過去掃墓。而且金叔叔的圣旨到了,他還得恭恭敬敬的站起來。

王炎在大散關附近屯兵,陸游被抽調過去當幕僚。

接到調任書那刻,陸游激動的淚眼朦朧。二十多年做夢都想北上中原,如今終于可以踏上邊關戰場。

查勘各處要塞,觀摩將士演練。陸游寫下生平唯一的戰略報告《平戎策》:經略中原必自長安始,取長安必自隴右始...

然而八個月后,南宋卻要未戰先退。老王調回京城,幕府就地解散,陸游的《平戎策》也被撕了。

黃金錯刀白玉裝,夜穿窗扉出光芒。

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獨立顧八荒。

京華結交盡奇士,意氣相期共生死。

千年史策恥無名,一片丹心報天子。

爾來從軍天漢濱,南山曉雪玉嶙峋。

嗚呼!楚雖三戶能亡秦,豈有堂堂中國空無人?

寫完《金錯刀行》,陸游落寞難舍的離開前線。他回到蜀中當了個參議官,閑的都能淡出鳥的那種。

已經到了知天命的年紀,陸游卻是愈加孤憤。

他堅持上書北伐,根本無人搭理

他寫下《蜀州大閱》,暗諷朝廷養兵不用

...

范大成調任四川,很欣賞陸游的才華。而陸游也欽慕老范,這位進士老哥打過仗、談過判,還干過禮部尚書。

老范講了很多高層故事,陸游或心馳神往、或自慚形穢...自己的才華不比他差,為何一丁點機會都沒有...

二人經常以文會友,無視上下級之間的規矩(以文字交,不拘禮法)。求和派彈劾陸游,說他的形象有損官家威嚴(不拘禮法,恃酒頹放)。

陸游再次被免職,回家后就病倒了。

你們告老子頹放?那老子干脆改名叫“放翁”!看看你們還能咋滴!那一夜,陸游寫下《病起書懷》。

病骨支離紗帽寬,孤臣萬里客江干。

位卑未敢忘憂國,事定猶須待闔棺。

天地神靈扶廟社,京華父老望和鑾。

出師一表通今古,夜半挑燈更細看。

范大成調任回京,陸游強撐病體趕來送行。他還讓老范多勸勸皇帝:公歸上前勉書策,先取關中次河北。堯舜尚不有百蠻,此賊何能穴中國...

1179年,54歲的陸游被派往江西。

當地遭了水災,陸游強令趕緊開倉放糧,然后才給朝廷寫救災申請。回京后,被趙汝愚彈劾:不自檢飭,所為多越于規矩。

這次,陸游被趕去管理道觀。宋孝宗過去燒香,看到無所事事的陸游時神情很復雜。

這么有才華的一個人,為何仕途如此坎坷?或許,這就是命吧!

陸游去嚴州上任前,特意去向皇帝辭行。宋孝宗對他說:嚴陵山水勝處,職事之暇,可以賦詠自適。

陸游在崗位上兢兢業業,深得當地百姓愛戴。他將寫過的詩詞整理成《劍南詩稿》,其中就有首《書憤》。

早歲那知世事艱,中原北望氣如山。

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

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

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

那一年,陸游已經62歲了。他明知自己的中原夢注定要破碎了,但抗金心志依然沒有動搖。

宋孝宗看過陸游的詩文后,對身邊人說:游筆力回斡甚善,非他人可及。

第二年宋孝宗禪位,宋光宗繼位。陸游又上書申請北伐,還規勸新皇帝生活要節儉。

趙惇本就體弱多病,連耳根子都比常人軟。主戰派全被撤職趕回老家,陸游以“嘲詠風月”為由被罷免。

陸游的傲骨并沒改變,他還像14年前自號放翁那般,又將自家房子改名為“風月軒”。

老子就是要跟求和派抬硬杠!

一個狂風暴雨的夜晚,陸游聽著窗外風雨大作,心生悲愁而難以入眠。他提筆寫道:

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臺。

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朱熹看罷后,不禁為陸游感嘆:其能太高,跡太近,恐為有力者所牽挽,不得全其晚節。

老朱萬萬沒想到,他對老友的掛懷之語,竟會被別人當成陸游晚年失節的證詞。

1194年,太上皇宋孝宗病死,宋光宗卻不愿出來披麻戴孝。

韓侂胄等人沖進宮廢了宋光宗,改立趙擴為宋寧宗。老韓為了打壓競爭對手,連帶著將道學名人全部干翻。

這場“慶元黨禁”中,理學派被冠以“偽學”受沖擊最大,而朱熹本人更是被流放到武夷山。

朱熹病死后,賦閑在家的陸游寫下《祭朱元晦侍講文》:某有捐百身起九原之心,有傾長河注東海之淚...

這位七十多歲的老人,早已被排除在朝局之外。他悶悶不樂的沉醉在書房里,就像父親當年那樣教導兒子。

他給小兒子寫下8首《冬夜讀書示子聿》,其中第3首更是流傳千古。

古人學問無遺力,少壯工夫老始成。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1202年,罷官十三年的陸游被派去修國史。

他用一年時間編完《兩朝實錄》和《三朝史》,還私自編修十八卷《南唐書》,然后申請回家養老。

這是陸游生平第一次主動辭職,畢竟他已經78歲了。

辛棄疾慕名拜訪,這位60多歲的小老頭滿口還是:抗金!抗金!兩人談論起堅守一生的北伐夢想,雙雙老淚縱橫。

眼看快到飯點了,辛棄疾還坐著不走。陸游哈哈苦笑道:貸米東村待不回,缽盂過午未曾開啊!

辛棄疾看得出陸游很窮困,但沒想到窮的連飯都吃不上,他想資助卻被陸游拒絕:兩公窮達何足道,同是逸氣橫清秋。

辛棄疾入朝為官時,陸游還囑咐他要好好協助韓侂胄,早日實現復國大計。

陸游對韓侂胄的期望很高,因為老韓是鐵桿主戰派。

自稱“窮死士所有,權門不可謁”的陸游,還專門給老韓的私家別墅寫過兩篇文章《南園記》、《閱古泉記》。

然而,這卻成為他“晚年變節”的證據。

1206年,韓侂胄出兵北伐。

81歲的陸游欣喜若狂,沒想到死前還能看到夢想實現。這位須發皆白的老人失聲痛哭:北方受難的同胞啊,朝廷終究不會遺棄你們!

陸游心中那團熱火,比六十年前燃燒的更加熾烈。

前線有叛變的奸細,朝中有拆臺的軟蛋。

次年,韓侂胄被求和派暗殺,腦袋被送往金朝請罪。宋金簽訂了嘉定和議:金國升級當伯父,南宋賠付軍銀300萬兩。

陸游悲憤之下噴出一口老血,此后便臥床不起。陸游總會悲慟道:老天讓我活的這般高壽,難道只是為了玩弄嗎?

1210年,陸游在山陰老家病逝,終年85歲。

臨終前,形容枯槁的陸游望著北方。腦海中浮現出父親、唐婉、大散關...口里含糊不清的做了首絕命詩。

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陸游一生歷經4位皇帝,罷官貶職5次,寫出1萬多首詩詞,最后在窮困潦倒中抱憾而逝。

如此赤子之心,卻被后世好事者斥為晚年變節,理由便是為韓侂胄寫過文章。

要想搞倒一個人,最好是從道德層面下手。

慶元黨禁中,韓派捏造朱熹的生活作風有問題,借此全面打壓理學派。

老韓被殺后,理學派將韓侂胄和秦檜相提并論,光榮入選宋史奸臣傳。

陸游若地下有知,或許會說:別特么閑扯淡,誰要北伐老子就跟誰干!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vr赛车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