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雜文 / 畢業就結婚的90后,現在都過得怎么樣

0 0

   

畢業就結婚的90后,現在都過得怎么樣

2019-06-19  lindan9997

畢業季考驗著校園愛情,部分情侶選擇走入婚姻,他們被稱作畢婚族。童話情感跨步進入社會,經受職場和生活的雙重考驗,真心逐漸被柴米油鹽稀釋,婚姻的滋味才真正被了解。我們采訪了幾位畢婚族,想看看曾經被人羨慕的愛情,后來都怎樣了。

孩子出生,打破了童話愛情

我和妻子是高中同學,大學開始戀愛并同居。畢業時我們已住在一起兩年,彼此的生活習慣早已磨合好。

我一想這和結婚不就差一證嘛,那就領唄。我們家庭條件不錯,父母為我們全款置辦了車和房,于是我們畢業就結婚啦。直到寶寶的到來,揭開了生活的面具。

結婚第二年,妻子懷孕了。我心想反正早晚都要有孩子,寶寶早點來也好,我有車有房還有存款,照顧好她們娘倆肯定不成問題。沒想到妻子妊娠反應嚴重,只好辭職在家保胎。沒有工作,社保不能斷,給她交完保險,家里的存款就見了底。錢不夠用,我不好意思跟父母說,每天滿腦子想的都是怎么兼職掙外快。

妻子產前抑郁,有一天她給我發微信說呆在家里無聊,我正忙著手頭的工作,只回了一句“嗯”,她又給我發微信,我忘了回。結果那天回家她跟我大吵了一架,哭著說我不在乎她。我心里也委屈,我這不是忙著為家里掙錢么。

一起生活了四年,在此之前我倆幾乎沒吵過架,我心疼她懷著孕,低頭認了錯,事后她也跟我道了歉。她孕期很難控制情緒,類似的事反復發生,折磨得我倆心力交瘁,看著同學們還過著瀟灑自在的單身生活,我心里說不清是什么滋味。

孩子出生后,妻子得了乳腺炎經常發高燒,我想送她去醫院,又擔心孩子沒人照顧,急的我在家里亂轉。寶寶悶奶嚴重,需要她時刻看著,我只能每天早上做好飯去上班,中午再跑回來做飯,晚上還要做家務。寶寶出生第一年,我倆沒睡過一個好覺,我經常在公司坐著就睡著了。

有了孩子,我們的個人生活也徹底被打亂。我戒了游戲,推掉一切飯局,日子過成兩點一線。她放棄了自己的愛好,一切圍著孩子轉。以前談戀愛時我們經常一起出去吃飯、看電影,后來兩個人照顧孩子累到沒力氣說話,更別提什么生活情趣了。

我一直以為自己承受能力很高,那段時間卻經常崩潰,有時想找個朋友傾訴一下,可剛一開口,他們就說“你一畢業就有車有房有老婆孩子,人生都圓滿了,還有什么可抱怨的”。

我想了想,只能把訴苦的話都咽下去。

現在寶寶兩歲了,為了讓妻子重返職場,我媽媽趕過來幫忙照顧孩子,這讓我們倆的負擔一下子減輕不少。回想過去的兩年,苦過累過,經過這一場和生活的拉鋸戰,我們之間的感情反而更好了。畢業就結婚讓我們先同齡人一步嘗到了生活的苦澀,也提前收獲了愛的饋贈。

陳軍

曾經多愛,撕扯就多難受

我和前妻是研究生同學。畢業后,我進入了政府部門,她也考了事業單位,大家都說這是金童玉女,順風順水。見了家長后,我們就辦了婚禮。

結婚后,家長們合計買了房子,我們就開啟了甜蜜雙人世界,偶爾吵架,但還是校園愛情那種打鬧。女兒的降生,才使得這個家庭具有了實質狀態,前妻的父母住了進來,幫忙照顧孩子。

原先我們夫妻的偶然爭吵,突然混合進來了多種因素,很多時候變得難以調和,借助她父母的力量,她開始不依不饒。以前被掩藏起來的惡意,在這個過程里被我們一一發掘。筋疲力盡的我,選擇申請到地方上去掛職,想要逃避這一切,不久后,我就聽到她和別人的緋聞。

說實話,我并不多難過,這也是我曾考慮到的結果之一。我和前妻感情并沒有經受過任何考驗,等遇到問題,兩顆心也不會往一處想,而是向著相反方向拉扯。我看錯了她,當然我也高估了自己。

女兒滿兩歲后,我們辦理了離婚,我把房子給了她,爭取到了女兒的撫養權。我成了單親帶娃的父親,她成了前妻。離婚那天,她哭得跟個淚人一樣,我知道,她也沒想到有這么一天。

還記得,我跟她求婚是在她宿舍門口,當時我喊我愛你,她說,什么,沒聽見。

尹輝

如果能重來,我一定經濟獨立再結婚

大三寒假,男友在一場大雨里,當著許多朋友的面,念著演講稿向我告白。戀愛后,我不自信,他總能找到我的各種優點,我不愛講話,也總是他主動找話題聊天。

大四時,我去他家拜訪,小住了段時間。他父母做著小生意,算得上衣食無憂,家庭氛圍也比我家好。

我5歲那年,母親過世。父親不是個有擔當的人,整天在奶奶家渾著,到我上初中,他才出去工作。努力考到北京上大學,是我逃離家庭的第一步。

畢業時,我沒找到工作,又意外懷孕,這似乎是個契機,他的體貼和他的家庭給了我安全感,我們結婚了,回到福建老家。

我在家做起全職主婦,但心里一直盤算著,兒子大些后,可以出去工作。兒子出生,他很乖巧,挺好帶。閑暇時,我融不進身邊主婦拉家常、扯閑嘴的圈子,就自己在家看書,想保持成長。

但僅靠丈夫一人的工資,請不起保姆,公婆也不幫忙照顧,我懸置的就業問題被一擱再擱。

兒子漸漸長大,我一直在等機會,又一直被生活拖延。去年,我又懷孕了。想著,“這是個生命啊。”我生下了小女兒,和丈夫的矛盾卻指數型上升。

育前,他陪我做產檢,有時也會抱怨,說他認識的男人里,也就他會陪老婆產檢。第二個孩子生下后,他不照料、也不怎么陪伴,仿佛孩子和他沒什么關系。

之前有段時間,兩個寶寶輪番生病,感冒、發燒、腸道感染 ……為了照顧他倆,我半個多月沒有睡熟過。而老公每天晚上跟朋友聚餐,喝到一兩點才回來。我累到懶得張嘴講話,在朋友圈發了很沮喪的話被家人追問后,我才把這個事情和他鬧清楚。

吵過架,老公擺正了一下態度,但指望他多幫忙還是沒戲。我每天買菜做飯、忙各種家務,手空不下來,連手機都懶得揣。朋友找我聊天,我經常隔天才回,人也漸漸孤獨了起來。

現在,兒子兩歲半,女兒九個多月,按照他們的年紀,我制定了不同的早教計劃。我曾受過的教育,都用來為妻為母了。

我很怕等到四五年后,年屆三十再出去找工作,人家一嫌我沒活力,二嫌我沒經驗,三嫌我拖家帶口。大學畢業時,我再不濟也能做個文職,要等到30多歲,沒準就要進入家政等服務行業,和那些沒怎么上過學的女性們競爭工作。

當年我想要找的依靠,不僅沒找到,還只能獨自扛起兩個孩子,為他們謀話奔波。

田荔

再也回不到當初,因為我成長了

大三那年,我幾乎是冒著斷絕父女關系的風險,和男朋友領了證。

我懷了男朋友的孩子,想休學一年把寶寶生下來。但我家里人堅決不同意,我爸一聽說我懷孕了,抄起菜刀就沖了過來。我抓著他的手,讓他有什么事沖我來,結果他氣得說不出話,菜刀一扔,摔門走了。外婆讓我考慮清楚再做決定,可我早就想好了,我一定要嫁給身邊這個人。

我和男朋友是高中時認識的,他是我的街舞老師,大我五歲。那時他的街舞工作室剛起步,掙不到錢,我倆經常要靠朋友接濟十塊錢,才能吃上一碗面。沒有學生,我們就靠在一起曬太陽聊天,想象未來的我們會是什么樣子。

日子過得甜蜜又艱難,但在他身邊,我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覺。我爸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出國務工了,留下我在外婆身邊長大。他是我的初戀,那時我滿心滿眼只有他。

結婚這件事發生的太突然,我沒有任何準備就闖進了婚姻。孩子出生后,我一邊照顧孩子,一邊抽空打理工作室,沒敢拜托家里人幫忙,怕他們說我自討苦吃。直到工作室步入正軌,我才復學回校重讀大四。

熬過了最艱難的一段時間,眼看生活越過越好,我們的爭吵卻越來越多。

談戀愛的時候,男朋友常說我是一張白紙,要聽他安排。可經過了這幾年,我變得有主見,不想再聽他指揮。有時我正在為工作室的瑣事抓狂,他一副過來人的樣子說我還不成熟,我一聽就覺得煩,忍不住沖他發火。

有時我會把對他的不滿寫在日記里,想著以前困難的時候兩個人的感情那么好,現在怎么反而不親密了,常常邊寫邊哭。

前幾天他在身上紋了我的名字,我看到了也只是淡淡地說句,“不錯,真好看”。經過了轟轟烈烈的戀愛,回到平淡的生活,我時常在想到底是我成長了,還是生活消磨了我對他的感情?

雯雯

談戀愛時的輕松快樂,帶不進婚姻里

大二在新東方做雅思VIP小班的助教,認識了現在的丈夫。那些學生大多頹廢懶散,他倒是友好熱情。我多關照了一下他,兩人漸漸熟起來。

結課后,我不想從此漸行漸遠,便買了只小乳貓,借口“宿管不許養貓”,送到他那兒讓他幫我養。沒過多久,他向我表白。

剛在一起時,他的消費習慣沖擊到了我。想吃生魚片就去日本,想買包就去香港;一到周末,約上朋友四處浪蕩,包下民宿吃吃喝喝。

我父母經營生意,條件也不差,但我從小過得比較樸素,何況還有個弟弟。認識他后我才知道,原來有錢可以玩出這么多花樣。

他的錢都是父母給的,為此也會多些束縛。就連我倆領證,都是他和婆婆博弈的結果。他一直想出國,但為了守住我放棄過;臨近畢業時,他還是想出國。婆婆卻開出條件:“要出國可以,你們先把證領了。”

婚后第一年,他在家備考雅思,我在北京一所公辦學校當教務。日常花銷全靠家里補貼,我們沒什么自由和空間,我就一直盤算著創業。

一年后,他終究還是沒出國。我們把創業的想法和家里一提,公公說他比我們了解北京的市場,這里是坑那里又是陷阱;婆婆說“先去給別人打兩年工學學經驗”。被這么一勸,他很快就放棄了創業的想法,隨性找了個普通的工作,兩年還換了三次。

我心里開始有點不是滋味。婆婆總說,男人都是孩子。我卻覺得,男人當然不能只是孩子。何況,他都快30歲了。

婚前,看他生活精致,覺得很有意思。婚后,看他每月去理發店燙發保養的消費比我一年還多,覺得又娘又浪費錢。

婚前,兩個人一起大手大腳花錢,買來了許多快樂。婚后,要么宅在沙發里吃外賣,要么去雙方家里陪家人,回頭一看這老夫老妻的生活,嘁,還不如年輕人呢。

方圓圓

異地沒能打敗我們的婚姻

我一度把自己歸為“不婚族”。我身高183公分,大學念的是模特專業。因為長太高,從小聽多了關于我“嫁不出去”的擔憂。但我不以為意。

丈夫是高中的學長,身高195公分,高考完之后對我展開攻勢,我們開始了漫長的異地戀。我高中,他大學。我也去北京上學后,我在朝陽區,他在海淀區。距離稀釋了矛盾,戀愛7年,我們都沒怎么吵過架。

我大四那年,工作還沒有著落,他向我求婚了。那時,他也不過是個普通上班族。什么條件都沒有,怎么敢提結婚?我第一次意識到,我們的人生觀念相差如此之遠。

春節期間我們一直在冷戰。再見到他,他說:“我求婚,是因為我不想換人了,你難道還想換人?”

雖然很喜歡他,但我對沒有物質基礎的婚姻毫無信心。可他一片赤子之心,我無法拒絕, 忐忑地想著,賭一把吧。

婚后,我們繼續異地。我去平谷當了大學生村官。平谷住宿條件不好,時常黑燈斷暖,也沒人給做飯。我從放菜入鍋都要一蹦三米遠,慢慢被訓練成大部分菜都能做,沒什么結婚的滋味。

直到今年,我本該在6月順利卸任,拿到北京戶口,換個市內的工作后結束異地;他卻要被調往天津。天津的工作更能發揮他的所長,他想去。可是,我等待多年的朝夕相處,再一次成了泡影。

那段時間我情緒很差,愛哭,我們幾乎天天為這件事吵架。最后,我崩潰到甩狠話:“如果不能為我留在北京,你就走吧。我可不耽誤你的大好前程。咱倆各走各的路。”

他聽了,就像被嚇得瞬間泄了氣的小孩,軟言軟語地說:“能,我怎么不能啊?我肯定要留下來啊,再不留下來連媳婦兒都沒了……”

我心疼得眼淚一下子又出來了。這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在逼他為自己退而求其次。我讓他去了天津。

沒過多久,我被查出懷孕,得到帶薪休假的機會,便隨他住到天津。世事太難料了——他工作又有了變動,需要天津北京兩頭跑。

我們已不再害怕異地。每周,我們只能一起吃上一兩頓飯,唯一的底線是他必須回來睡覺。有時他到家,如果我還沒睡,他就會先爬上床給我抹防妊娠紋的油;如果他不在,這油我根本碰都不碰——抹油這件小事,成了我們夫妻之間不多的、又最穩定的慰藉。

如今,我有了北京戶口,兩人齊心在豐臺買了一個小戶型的房子。他在天津也有政府安排的人才公寓,在工作中更受重用,工資翻了三倍。曾經我以為該在結婚前一下全部擁有的東西,三年后慢慢湊齊。原來,婚姻不是向左或者向右,而是一起往前走。

當年如果沒有莽撞一點,按我的個性,大概就沒有這輩子。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vr赛车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