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詠半月寄寓樂觀人生——讀袁宗道《賦得殘月似新月》

原創
2019-06-22  元迪元

    袁宗道是明代文學家,其詩作崇尚本色,反對摹擬,尤為推崇白居易、蘇東坡,從這首詩的風格就可見端倪。

解題《賦得殘月似新月》,古時,凡是奉命為詩或是摘取前人成句為題的詩,都要在題目前加上“賦得”二字,這首詩屬于后者。

這是一首詠月詩。

李白《靜夜思》

古人詠月詩很多,如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杜甫的“月是故鄉明”,蘇東坡的“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等,可謂俯拾皆是,不勝枚舉。

然而,讀者是否注意到,這些一直膾炙人口的名詩佳句,所歌詠的都是滿月,而以半月為題材的卻極為少見。

還有,即是有也多是感情清冷、孤寂、憂郁,字里行間流露出縷縷幽思和哀怨,給人多少以壓抑悲苦感觸。

但是,袁宗道這首詩則不然,所詠之月為半月,所發之情是對人生的樂觀態度,這是這首詩的一大特色。

袁宗道詩

這首詩首聯破題,直接寫月,“一鉤曾掛暮霞里,半玦還懸曉霧中”,第一句先用“一鉤”作比,形容月象,后以“暮霞”點明時間,暗示這是農歷初一的一彎新月。

中間用動詞“掛”相連接,使一幅靜態的畫面陡然漂浮起來,晃晃蕩蕩,給人以動感,因而生動形象,富有神韻。

第二句的表現手法,與第一句相同,以“半玦”與“曉霧”,寫出農歷月末的殘月。兩句比喻貼切,對仗工整,景象淡遠。

袁宗道非常推崇白居易和蘇軾,故題其所居曰“白蘇齋”,足見其心曲情寄。

蘇東坡賞月圖

袁氏也十分贊賞北宋婉約派著名詞人柳永,“半玦還懸曉霧中”一句,與柳詞的“楊柳岸曉風殘月”,異曲而同工,文字清新,意境淡雅,韻趣雋永,品味賞鑒,如啜甘泉。

接下三四兩句,承首聯而有發展。首聯是對客觀景象做純自然的描寫,第二聯則是對主觀心態夸張式的披露。

“醉起忽迷鐘早晚,山行誤認峰西東”,“醉起”與“山行”,刻畫出作者詩前酒后,或徘徊紅墻碧瓦,或漫步綠水青山,身影婆娑,醉態朦朧。

明月懸空

“忽迷”與“誤認”,反映了詩人的心理感受,進一步濃化了人物形象,不辨晨鐘暮鼓,不分東西南北,悠然自適,仿佛武陵老叟。

五六兩句是這首詩的轉關,“從他烏歷干支換,且喜蛾眉首尾同”。

歲月流逝,人生易老,這是自然規律,無須惆悵煩惱,只要有一鉤新月常作伴,就是人生的一大快樂。

半空彎月

故曰“且喜蛾眉首尾同”,日、月初為首,比擬童年;日、月末為尾,暗指皓首,而以蛾眉似的新月兼代童心,語意雙關,含蓄有味。一個“喜”字,畫龍點睛,突出了作者的樂觀人生態度。

末聯收束全詩,點明主題,“安得人生也似月,蒼顏皓首又如童”,“安得”一詞,表達了作者人生的追求,童心永存。

袁宗道,字伯修,湖廣公安(今屬湖北)人,萬歷進士,官右庶子,是“公安派”領袖之一,有《白蘇齋類集》。

《白蘇齋類集》

姚士麟評價他“韻言近白,大篇類蘇”。他的弟弟袁中道也說他“作小詞樂府,依稀辛稼軒、柳七郎風味”。這首七律完全體現了上述風格。

明代·袁宗道《賦得殘月似新月》:一鉤曾掛暮霞里,半玦還懸曉霧中。醉起忽迷鐘早晚,山行誤認峰西東。從他烏歷支干換,且喜蛾眉首尾同。安得人生也似月,蒼頗皓首又如童。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vr赛车开奖官网